•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真探AlphaSeeker 2021-09-03 10:17 发文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原创作者 | 张嘉豪

海外强敌特斯拉依旧强势、第二梯队虎视眈眈、互联网巨头持续砸钱。新造车赛道上,蔚来、小鹏和理想所面临的压力不小。

8月,蔚来、小鹏、理想先后公布了2021年二季度财报,总体来看:

行业整体呈增长态势,但里面有着细微的变化;

三家座次悄然发生着改变:蔚来最大,理想最赚;

江湖未定,行业仍处于发展早期投入阶段,“亏”仍然是主题词之一。

新造车势力自诞生以来,蔚来、理想、小鹏这三家成立时间相近、创始人背景相似的企业,曾经一起被追捧,也一起被质疑。如今,三家逐步走出各自的特色。

蔚来最“大”

单论规模和交付成绩,蔚来仍然牢牢占据三巨头中的第一。

财报数据显示,蔚来2021年二季度总营收达84亿元,同比增长127.2%,交付量也连续两个季度突破2万台。其身后的理想总营收达50.4亿,同比增长158.8%;小鹏总营收达37.6亿,同比增长536.7%。

2021年二季度蔚来一家的营收几乎等于理想加小鹏的营收,蔚来规模之“大”,可见一斑。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但是第一名宝座的背后,蔚来自己的隐忧也同样明显。

蔚来Q2营收环比增长仅为5.8%,在其身后大步追赶而来的理想和小鹏这一数据分别为40.9%和27.5%,远超蔚来。

交付量上,理想和小鹏同比增长均超过了100%。尤其是小鹏,由于“起步较低”,同比增长甚至达到了439%,追赶势头十分凶猛。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更为重要的是,蔚来虽然在二季度交付量方面还处于第一,但是下个季度的情况或许将不会那么乐观。在刚刚过去的7月和8月,蔚来的交付成绩令人担忧。

7月,蔚来销量被小鹏、理想反超,掉到第三位;8月,蔚来仅交付5880台,再次排在三家最后一位,与单月交付9433台的理想相比差距进一步被拉大,甚至被第二梯队中交付6613台的哪吒超越。

蔚来怎么了?交付量在Q2还遥遥领先,却在7月和8月连续出现下滑。

从外部原因上讲,蔚来汽车表示产量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南京和马来西亚疫情的影响,蔚来个别零部件供应受限,特别是ES6和EC6生产端严重受限;从自身战略角度上讲,对高端路线的执著让蔚来开始显出一定疲态。

现阶段,新造车企业的经营成绩仍非常依赖于交付规模。蔚来显然也十分清楚交付规模下滑带来的消极影响,将目光瞄准了价格较低的大众市场。

本次财报电话会上,李斌确认了蔚来的副品牌计划并表示:“蔚来进入大众市场的相关准备工作也已经提速。我们将通过新的品牌进入大众市场,目前已建立了核心团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此前根据36氪消息,前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已经加盟蔚来。消息人士透露,艾铁成在蔚来负责的新业务是副品牌,即蔚来公司推出的独立于蔚来的一个中低端品牌,预计售价在15万元-25万元市场。

理想最“赚”,小鹏最“狠”

毛利率方面,理想汽车取得稳步增长,在2021年二季度毛利率到达18.9%,超过毛利率出现下滑的蔚来,在三家中排名第一。小鹏的这一指标也取得增长,但是毛利水平相对较低,仍维持在12%以下。

理想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近期的一次公开采访中透露,理想预估“今年整体毛利会达到19%-20%。”2020年四季度以来,理想毛利率不断取得提升,终于在本季度超越蔚来,成为三巨头中“最赚”的一家。

而一直以来强调其技术特性的小鹏在2021年二季度毛利率提升至11.9%,与去年同期-2.7%的毛利率相比已有明显改观,并且连续四个季度取得增长。自身发展虽然不错,但是和蔚来、理想近19%的毛利水平相比,小鹏还有不小的差距。

蔚来是三家中毛利水平环比唯一下降的企业。蔚来毛利率的下滑,与上文提到的其交付量增速放缓不无关系。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研发投入方面,小鹏则是“蔚小理”三家中研发力度最狠的。

2021年二季度,小鹏研发投入达到了8.6亿。小鹏表示这部分费用的开支会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继续上浮,其研发团队也将从去年底的3000人提升到今年年底的4500人。

蔚来2021年Q2研发投入8.8亿,位居三家第一,但是从研发投入占比(研发费用/营收)角度来看,是三家最后。不过,李斌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由于明年有三款车型交付,蔚来的研发工作从第二季度开始提速,他预计到今年年底,“研发团队的规模会是年初的两倍左右。”

理想在研发方面投入6.5亿,对于理想来说,在研发方面加大投入将成为其未来发展不可避免的趋势。

一方面,压力来自竞争对手在研发层面的大手笔;另一方面,对于走增程式路线来解决电动车里程焦虑的理想来说,在纯电赛道上迎头赶上是其非常重要的任务。政策红利正在收回,上海已经明确从2023年1月1日起,不再对购买或受让插电混动汽车的情况,发放专用牌照额度。

今年2月,李想在一封公司内部信上表示,2025年内,理想汽车将推出包含增程式以及纯电两种技术平台的多款产品,产品价位区间从15万-50万元不等;理想的港股招股书中也显示,理想的首款纯电车型将在2023年推出,并且此后每年将推出两款纯电车型;沈亚楠也已经确认,理想汽车此前在北京顺义建工厂的计划是为生产纯电车型做准备。按照规划,理想北京工厂将在 2023 年量产纯电车型。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亏是主旋律

“烧钱”,一直是新造车行业的一个标签。尽管现阶段蔚来、小鹏和理想都已实现毛利率转正,也都已经按照自身特色和规划步入了发展的正轨,但是“亏损”二字依旧是三家的主旋律。

亏损情况方面,财报显示2021年二季度小鹏净亏损11.9亿,在三家中亏损情况最为严重;蔚来净亏损达到5.87亿元,环比增加超过3成;三家中,理想汽车亏损最少并呈减少的态势,本季度理想净亏损2.355亿元,环比减少超过3成。

蔚来最“大”,理想最“赚”,小鹏最“狠”:新造车依然很“亏”

持续亏损的背后,是蔚小理的大笔投入。除了上面提到的技术和产品研发的投入之外,三家企业在构建销售网络、拓宽市场渠道上也在进行着激烈的竞争。

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蔚来在128个城市拥有25个蔚来中心和243个蔚来空间,根据规划,蔚来计划在今年建成总数超过300家的蔚来中心和蔚来空间;小鹏汽车建立了200个门店和64个服务中心,覆盖74个城市,预计在今年将总销售网点数量将增加到300家,覆盖超过100座城市。理想在这方面相对落后,截至8月11日,理想汽车理想汽车的110家零售中心,覆盖了国内超过67个城市,并希望在年底将这一数字提升到200。

可以看到,新造车三巨头内部的竞争依然激烈,其各自面临的问题和隐忧并非简单排个座次那么简单。而除了三家内部的比拼之外,来自新造车第二梯队的压力也将提醒着蔚小理不能放松警惕。

哪吒汽车在刚刚过去这个8月把蔚来从单月交付量前三名挤出去就颇能说明问题。尽管在新造车赛道上,哪吒和蔚来还并非一个级别,但是电动车江湖未定,蚍蜉撼大树的故事也并非没有机会上演。

除了哪吒,自研芯片的零跑、有华为作为技术支持的极狐、结合百度技术和吉利生产线的集度、9月1日正式注册的小米汽车……对于蔚小理来说,这条赛道的拥挤程度并没有减弱的趋势,它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真探AlphaSeeker

    维科号6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