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没有梦想的联想

新博弈 2021-10-27 11:47 发文

近日,#联想集团科创板上市审核终止#登上微博热搜,消息一出,网友普天同庆,直呼“联想不配登陆科创板”。如此舆论大势,对一家曾被称为“民族之光”的企业来说,多少是有些悲哀的。

联想没有梦想

与#联想集团科创板上市审核终止#一同引起热议的,还有#联想控股辟谣柳传志1亿年薪#这一词条。诚然,已经退休的联想创始人柳传志的薪资,确实并非外界所传中的1亿元,但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1.7亿元的年薪,依然令外界咋舌。

在企业资产负债率高达90%的情况下,联想集团“穷庙富和尚”,很难不引起争议,同时,与高管们每年占净利润12%左右的高薪相比,联想集团每年在研发上投入的资金不足总营收的3%。

忽略自研创新的联想,似乎并不适合被称为“高科技企业”,更不适合登陆科创板。

金字塔尖的得利者

联想上市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联想集团近三年的负债率分别为86.34%、87.37%、90.5%,始终维持在90%左右的高位,且远超同行。2018年时,科创板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的资产负债率为39.5%,而计算机、通信和其它电子设备制造业的资产负债率为55.7%。

联想如此高的负债率,除了令外界担心其未来可能会陷入资不抵债的处境外,也令很多人困惑、不解,因为作为IT企业,联想的负债率已经与恒大、万科等重资产模式的房地产企业比肩了,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当下,恒大和万科的资产负债率才分别为82.7%和81.4%。

联想没有梦想

居高不下的负债率,或许正是联想急于登陆科创板的原因。在招股书中,联想表示计划融资100亿,目的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打造数字化智能化解决方案项目,但对于净资产仅234.5亿的联想来说,张口就喊出100亿的融资目标,无异于“狮子大开口”。

有业内人士指出,联想的负债率之所以高,在于企业近几年正在由硬件公司向服务转型,这或许并不是主要原因。虽然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联想集团2018/19财年、2019/20财年、2020/21财年分别实现收入3423.83亿元、3526.76亿元、4116.20亿元,实现净利润38.38亿元、46.25亿元、77.72亿元,但在2018/19财年摆脱亏损前,联想已经连续亏损三年。

从财报数据来看,联想近几年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这在资本市场的反馈也很明显,过去五年,联想集团港股的股价下滑幅度达到56%,而在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后,联想的股价再度下跌17%,市值跌破900亿港元。

联想没有梦想

不过,联想集团的高管们,似乎并没有被企业经营不佳所影响。招股书显示,联想不足30位高管,在2020/21财年的总薪资达到了9.33亿元,占净利润的比重高达12%,这也是外界戏谑联想“融资100亿,估计都不够高管几年工资”的原因所在。

其中,联想董事长杨元庆过去三个财年的年薪分别为1.031亿、1.715亿、1.772亿,其中包含了工资、年度绩效奖金、股权激励等。2020年时,苹果CEO库克的总薪资为147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500万元,难敌杨元庆,而2020年时,苹果营收总额为2745.15亿美元,净利润总额达到了574.11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一。

对于已经退休的柳传志每年仍然可以获得1亿元的薪酬这一爆料,联想进行了辟谣,表示严重失实,称柳传志的退休金为1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从联想财报来看,2017至2019年,柳传志的总薪酬分别为3673万、4061万、7603万元,2019年的薪资中,有2526.6万元为柳传志的退休金。

联想没有梦想

此前,王石曾被爆料退休金达到一年1000万元,但王石退休之际,万科的净利润为280亿元,如今联想的净利润不足百亿,柳传志的退休金却与王石旗鼓相当,由此不难看出,联想高管的薪资以及退休金确实远高于业内标准,而且是在公司负债率居高不下的前提下。

不过,科创板并没有对企业的高管薪资提出要求,高管天价年薪不足以成为联想登陆科创板的拦路虎,它匮乏的创新能力才是。

“电脑组装商”联想

一家九成业务都来自电脑组装和手机业务的公司,要是成功在科创板上市,才是匪夷所思。

联想与“科创”一词,本身就透露着浓浓的违和感。近三年,联想集团在研发上投入的资金规模确实都在百亿之上,但将其放在联想集团的总收入中看,便显得微不足够,因为占比仅在3%左右。对比之下,全行业的研发投入占总营收比例的平均值为12%,而今年上半年,国内科创板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的平均值为14%。

联想没有梦想

自研硬实力,是评价一家科技公司最核心的标准,在目前的世界局势下,自研创新也是一家中国科技企业应有的责任与使命。2021年,中国企业500强整体投入的研发费用为13066亿元,同比上升了15.57%,其中华为在研发投入前十榜单上一骑绝尘,研发费用高达1400亿元,因此,华为才能成为国内高科技企业的代表。

曾经,联想是在自研创新上发过力的。1985年开始,联想首任总工程师倪光南带头研发出了联想汉卡、联想微机、ASIC芯片等诸多产品,当时的联想,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标杆。但联想决定1995年上市之际,主张“技工贸”的倪光南与主张“贸工技”的柳传志产生了路线分歧,最终柳传志在这场内部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倪光南则彻底与联想脱离关系,他所带领的研发部门,全部遭到了裁撤。

如果当初联想走上了倪光南预想中的以技术为主的道路,联想的历史是否会改写,如今已经无从得知了。但能确定的是,在倪光南离开之后,联想走的也并非柳传志最初提出的“贸工技”之路,因为技术,并没有被联想包含在发展规划中。

联想没有梦想

今年八月,杨元庆在财报沟通会议上提出,未来“不排除自研芯片的可能性”,若在平时,这种加强技术能力的表态,或许是很容易令人信服的,但当它和“联想正全力推进回归科创板的进程”这一消息一起被公布时,就很微妙了,更像是为了成功登陆科创板而画下的大饼。

对于1990年就推出属于自己品牌的个人电脑,总营收在百亿规模的世界五百强企业联想来说,它在过去拥有太多机会与时间,在硬件与软件领域建立自己的技术护城河,但现实却与之相反。如今,联想集团每年近900亿元的芯片采购依赖外部,主板、内存、硬盘等同样依赖于进口,它不像一家高科技企业,更像是“电脑组装商”和“销售商”。

对于联想在自研创新上的不思进取,外界难以接受,也怒其不争,因为联想长期都在获取国家资金支持,且营业收入一部分来源于政府的大批量采购。虽然近几年没有相关数据,但《中国政府采购供应商资讯大全2008》显示,自2005年起,联想台式计算机的销售额连续在中央国家机关保持第一位。

本应用于研发的钱,都被联想用到了哪里?通过联想过去二十年的投资路线也不难看出。2001年,联想斥资30亿成立子公司融科智地,进军房地产领域,之后十年多时间,融科智地在全国十余个城市都有了写字楼和住宅开发布局。而2011年开始,联想又将目光瞄准了白酒行业,先后投资/收购了武陵酒业、河北承德乾隆醉酒业、蜀光酒业等等。

联想没有梦想

虽然这些业务最后都被联想抛售了,但抛售的原因也不是联想意识到了自研创新的重要性,而是在房地产和白酒领域碰到了钉子后,不得已而为之。

丢失的口碑与人心

联想的前身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曾经背靠中科院这家顶级科研机构,这也使得它一开始就自带民族企业的基因。不过,联想能成为“民族之光”,还是源于2004年的那一场收购。

当时,IBM将PC业务以17.5亿美元的价格售卖给联想,这次以小博大的收购,还成为了当时行业的一个经典案例。作为二战后电子技术革命中的领导者,IBM的江湖地位一定程度上成就了联想的招牌,联想也随之成为民族企业之光,地位与如今的华为不相上下,但当时,联想的体量尚不是华为可以比肩的。

对IBM和联想来说,这是一场双赢的收购,IBM甩掉了亏损的PC业务后,实现了剥离高成本低利润产品和服务的目标,利润开始大幅提升,而对联想来说,在将IBM旗下ThinkPad这一笔记本电脑第一品牌收入囊中后,联想一举拥有了一个世界级的品牌。借助自身PC业务与IBM的PC业务整合,联想电脑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也得以提升。

联想没有梦想

曾有人言:“当年收购IBM PC的壮举,看似是联想的巅峰,实际是没落的开始。”从ThinkPad至今仍在畅销来看,收购IBM的PC业务是“正确的选择”,但若从企业长线发展来看,这句话无疑是对的。因为通过买买买快速扩张从那时便刻进了联想的基因,这也致使了联想之后对自研的轻视与忽略,安心地做起了“组装电脑公司”,并走上收购之路。

2014年,联想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里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智能手机业务,试图复制收购IBM的成功,并建立移动端的优势。但遗憾的是,因为整合不利,摩托罗拉这一品牌并未在联想手中“起死回生”,而后来逐渐消失在卖场柜台的联想手机,自然也没有和摩托罗拉实现1+1>2的整合效果。

之后,联想与“民族之光”离得越来越远。杨元庆2018年脱口而出的那一句“联想不是一家中国公司”,成为了大众谈论联想时必会提起的“圣经”,即便后来联想澄清,杨元庆的意思为“联想不仅仅是中国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大众依然不买账,因为说法可以更改,做法是有目共睹的,“民族企业”人设的崩塌也是拦不住的。

联想没有梦想

如今,联想已经从“民族之光”变成了“美帝良心想”,在这个转变过程中,联想为人诟病的操作越来越多。

首先,联想“国外高配低价,国内低配高价”的定价策略持续多年,抛开单款产品的售价不谈,这一定价策略在财报中的反馈是非常清晰的,2017年时,联想海外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据72%的比例,但利润却处于亏损状态,而国内28%的销售额,却为联想贡献了5.39亿美元的利润。

除了价格策略,在2016年11月3GPP组织举行的5G编码标准的投票中,在中兴、小米、酷派等国内参会企业都支持华为的Polar编码方案时,联想选择站队华为的竞争对手高通,最终华为以微弱的劣势惜败。虽然之后联想数次澄清此事,表示联想在Polar方案投票中为华为投出的是赞成票,但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联想赞成的是华为本就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控制信道编码,而并非惜败高通的数据信道编码。

曾经的联想,是一家被中国人称赞的公司,但如今的联想,早已不是当年的联想。虽然是联想主动终止了在科创板的上市,但目前来看,无论是它的硬实力,还是所面临的舆论环境,似乎都不足以支撑它卷土重来。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新博弈

    9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