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从高通一代骁龙8和联发科天玑9000指标谈极限堆参数之利弊

探索科技TechSugar 2021-12-07 14:18 发文

文︱王树一

图︱网络

近日,美国高通公司发布其新一代移动处理器,品牌名称统一为“一代骁龙8移动平台(Snapdragon 8 Gen1)”。作为高通的旗舰产品,与号称创下十大世界纪录的联发科天玑9000前后脚发布(推荐阅读:廿年坎坷招安路,山寨之王联发科仍难登堂入室),自然有好事者将二者来做详细比较,看谁才是地表最强第三方手机主芯片。

图:一代骁龙8与天玑9000对比;图源:网络

旗舰产品的传统技能就是极限堆参数,别管好不好用,实不实用,有利于宣传的全部先堆起来再说。虽然在发布时间上联发科抢跑了,但自己号称的部分世界纪录被高通刷成了前世界纪录。比如8K视频支持,联发科天玑9000仅支持8K视频回放,高通一代骁龙8直接支持8K视频录制;再比如通信速度,联发科天玑9000做到7Gbps,高通一代骁龙8就做到了10Gbps。就连安兔兔跑分,据说首破百万的天玑9000都快罩不住了,所以也难怪联发科要抢跑,不抢跑都没法做宣传了。

两家都是华为被制裁后的受益者,如何争夺中国厂商市场份额显然成为竞争的胜负手,在对待中国客户的态度上,高通似乎略胜一筹,尽管是美国公司,但产品发布环节同步在中国三亚设置分会场,发布时间也不像联发科天玑9000首发选择了美国观众更舒适的时间,中国媒体不得不凌晨起来听会。不过,据说联发科从善如流,要在国内再搞一次发布了,但这次发布恐怕就没有十大世界第一了。

图:联发科天玑9000

当然,这一次不是谈高通和联发科参数指标堆得有多好,而是想探讨一下,在智能手机产品形态日益成熟的今天,手机主芯片极限堆参数的利弊,以及除了堆参数,手机芯片开发者是否还有其他选择。

在高通发布一代骁龙8之后,产业专家梁英(化名)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称:10Gbps下行传输数率、8K视频摄像、18bit ISP,一连串超高指标确实吸引眼球。但理性思考,手机有必要配置这种超高指标吗?从实际效果来看,除了大幅度增加功耗,拉高手机内存和存储卡容量,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脱离自然规律和实际需求,过度地拔高消费类电子设备的性能,除了更多地消耗能源,带给用户的实际收益并不明显。世界一流公司应该有社会责任感,须反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开发的新技术到底能为人类带来什么?

梁英的评论触及芯片产品开发过程中的一个普遍问题,即过度设计(Over Design)或强加需求(Scope Creeping)。因为无法精确把握消费者需求或相关规格要求,研发人员在产品定义时就不得不将设计指标拔高到脱离实际需求,或者创造多数用户并不需要的功能,如梁英所言,这种极限拔高或画蛇添足,从全产业高度来看无疑是一种资源浪费。

但具体到每一家公司,即便认识到存在过度设计与强加需求的问题,却往往又是即使觉得无奈,却又不得不去跟随这种追逐极限指标的游戏。原因无外乎下面几点:

首先,从产品定义者角度来看,所谓旗舰产品,通常就是过度设计和强加需求的集合,指标全部拔到可以实现的最高,功能该有不该有的全部加上,指标无所谓合不合适,只考虑宣传上好不好看。旗舰嘛,不过度设计怎么能卖那么贵?

其次,智能手机主流厂商每年至少推一款新旗舰产品,期望用户换机周期也不超过两年,那么在产品形态进入成熟期,很少新功能出现时,产品经理只好敦促研发人员去提升现有功能的指标作为卖点,这时候往往就顾不上具体指标的设置是否合理。

第三,第三方手机芯片厂商与整机厂无论如何亲密无间地合作,“参数损耗”是免不了的,不像苹果和之前的华为,可以真正为整机产品量身定制,为了适应不同厂商的研发能力,第三方手机芯片公司不得不拔高一些参数。

第四,在竞争对手都这样做的时候,不跟随就意味着推出主流市场。

而且在交流中我发现,很多研发背景出身的专业人士,并不认为过度设计有问题。他们的观点多认为当前被视为超高的指标,在以后会成为标配,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极限堆参数的问题。

以18位ISP(图像信号处理器)为例,ISP专家宋国民(化名)就表示,消费电子用18位ISP是很正常的选择。当前手机摄像头成像还不能达到人眼极限,其中动态范围不够是主要原因之一,提高ISP数据位宽,能有效提升动态范围。汽车智能驾驶功能用到的摄像头,通常要求动态范围不低于140dB,这样ISP数据位宽就不能低于24位。虽然手机影像处理还不需要24位ISP,但在其他领域采用18位或更高位宽的ISP已经不新鲜,例如Apical(已经被Arm收购)几年前的监控ISP已经采用20位数据宽度来进行计算。

另一位手机芯片ISP专家孙明(化名)也表示,当前开发中的旗舰ISP模块位宽都不低于18位,高位宽ISP对于夜景或灯光下的拍摄场景拍摄效果提升是肉眼可见的。从实现层面而言,手机摄像头单曝光图像可以做到12位,通过HDR(高动态范围算法)3帧合成,再加上8倍曝光比,刚好达到18位。“在手机上,目前18位差不多是极限,再高就是喊口号了,没有什么效果。”

另外,两位专家都表示,图像传感器技术发展很快,现在瓶颈在处理和传输上。宋国民说:“手机ISP跟不上,MIPI接口也跟不上,这个是痛点。”

宋国民强调,因为8450(一代骁龙8工程代号)是为旗舰手机量身定制,所以当前配置很合理,并非过度设计,其规格至少在一年前就论证过是否能工程化,验证过产业链上能否搭出量产品。他说:“如果8450规格用在走量的千元机上,我也觉得真不值得,但它是旗舰,总要带着大家往前走不是?”

当然,宋国民也提到,8450的指标与当下还在开发中的产品相比,规格上并不激进,部分今年开始定义的产品,参数指标更为夸张。但堆参数的代价不低,以8450集成的18位ISP为例,3个ISP的面积竟然已经接近GPU大小,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ISP,说明手机创新也内卷了。”

宋国民认为,8450最大的挑战在于功耗,无论是高位宽ISP、8K视频拍摄还是10Gbps下载,这些功能都是耗电大户。“如果又成了一代火球,那就太尴尬了。”

其实在这一点上,宋国民和梁英倒是达成了一致。梁英诟病部分厂商极限堆参数的出发点也在于功耗和资源,所有过度设计和强加需求,也是在资源限制的条件下才成立的概念,如果没有资源限制条件,那自然都可以无限去推参数。

很多人用3G到4G通信转换,来说明下载速度升级的重要性,但实际上越过一个台阶之后,再提升参数带来的收益会下降严重,比如现在用户4G升5G的动力就明显不足。而且,骁龙8堆参数对于自身产品的资源消耗是一个考量点,还要看到堆参数对整机产品的资源消耗,乃至对整个系统的资源消耗。2亿像素传感器的压力不仅是给到ISP,后续的处理和传输都要承压,当只有旗舰机用这样超高参数的产品对网络系统的冲击可能还不明显,但真的下沉到中低端机以后,对于全网络存储与带宽及功耗的影响,做终端芯片开发的人员,是否真正考虑过呢?

当然,考虑资源损耗是否意味着定义参数指标时就要停步不前?当然不是,综合考虑系统资源限制,就要求研发人员能跳出单一方向堆参数的路径依赖,不断尝试新方法来打破“成熟模式”,一旦突破,则意味着新的发展路径和新的“创新甜蜜期”。

就好比油车时代,每家厂商都在拼百公里加速,每提高1秒都可以昭告天下,等特斯拉等纯电动车把百公里加速直接做进5秒以内后,油车厂商就没有多少还恋战这个指标了;就好比奔腾时代,英特尔一直在冲高处理器主频,也一直受益于市场对高主频的接受,但极限推高主频的奔腾四在功耗控制上遭遇惨败,但及时改弦易辙的英特尔又迎来一个“创新甜蜜期”。

那时候,英特尔还没有被称为牙膏厂。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探索科技TechSugar

    做你身边值得信赖的科技媒体...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