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华米科技之迷雾低谷

科技PRO 2022-03-15 10:48 发文

作为小米生态链第一股,华米科技也曾坐拥无限荣光。2018年2月8日,华美科技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赢得各方瞩目和称赞,雷军更是将华米成功赴美上市定义为“小米生态链模式的巨大胜利”。而四年后再看华米,早已不复当日荣光。在这支已经一路跌去70%市值的第一股上,我们可以窥见小米生态链模式对生态企业所施加的典型的“双刃剑”影响。

一、股价跌跌不休,华米生动诠释何为“上市即巅峰”

成立于2013年的华米科技,因与小米结缘而诞生,因做小米手环而发家,因小米生态链的光鲜前景而上市。然而,就像很多选秀爱豆“出道即巅峰”一样,曾经以小米生态链第一股的名头“出道”的华米科技,如今也正面临着从高点一路下滑,人气消退的窘境。曾经有多光鲜,现在就有多黯淡。

回顾18年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华米科技已经从首发价11美元跌到现在的3美元,跌幅超过70%,不可谓不惨淡。上市首日,大家纷纷宣传着“入股不亏”,现在回看起来,首发日买入的那可是亏大发了。不仅如此,在这个过程中,入了原始股的股东们,也纷纷用钱投票,减持跑路。其中,黄汪分别在2019年和2020年减持158.7万股和4.2亿股股票;除此之外,2020年,富国银行减持22.6万股,股份跌破10%;高榕资本则已退出主要股东之列,或已全部减持。

从股票估值上也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对华米的不看好。华米的PE值只有5.5倍,而美国电子行业平均市盈率是14.4倍,美国股票市场的平均市盈率有15.6倍,在这种低估值下,许多资本方认为可能更多隐藏着不可预知的更大风险。

而从财报上来看,华米科技的问题也非常明显。典型的问题表现为收入来源单一,利润率低和现金流风险。首先,收入来源的单一表现在70%的营收都来自小米,此点已成共识,无需赘述。利润率低的问题在这两年表现尤为突出,由原本的接近10%降至3.56%和2.2%。现金流风险则表现在目前华米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无法偿还负债。在2020年净利润不到2.3亿元的情况下,2021年第三季度的短期银行借款就有4.58亿,总流动负债更是超过21.25亿,负债率之高,极易影响公司经营现金使用的自由度,也会直接影响公司的正常发展。

二、外部环境复杂,华米举步维艰

从外部来看,华米面临的环境复杂而挑战性高,无论是全球大环境,还是所在行业的发展前景,又或是激烈的竞争环境,都不容乐观。

首先是疫情和全球半导体供应短缺的影响,疫情导致公司出货量在欧洲等多个关键市场“因当地加强封禁措施而减少”,而全球供应链的紧张和芯片短缺,也影响了公司的出货量。由于这两点,华米下调了2021年第四季度的营收预期,由此前17.5亿元至20亿元的预期调整到了16亿元至17.5亿元,收入预期下调消息发布后,当日股价就立马跌了4%。而这种外部环境的影响可能还会持续一长段时间。

其次是主营业务所在行业的萎缩。智能可穿戴市场的爆发期已经过去,增速放缓,在这种增量市场越来越小的行业中,存量的争夺也会更加激烈。

再是市场竞争激烈。苹果、三星和小米都属于华米的竞争对手,尤其是苹果和三星在球智能手表市场中表现强劲,到2021年Q3,苹果占比21.8%,三星占比14.4%,其他市场参与者的份额都不超过6%,由此可见,抢占更多市场份额的难度无异于虎口夺食。

三、内生力量不足,核心竞争力未建立

目前,华米科技主要包括两大块业务:小米生态链业务——即小米的智能手环和体重秤;自主品牌业务——即Amazfit和Zepp两个自主品牌的智能手表和智能手环等。

先说小米生态链业务。上市之初,资本市场就对华米科技严重依赖小米而提出质疑,华米科技也一度在去小米化的路线上挣扎。2015年至2018年的四年之间,来自小米的收入占同期总收入的97.1%、92.1% 、82.4%,59.7%,看起来在逐步降低对小米的依赖。但是在2019和2020年,这个占比又反弹到了72%和69%,这表示着华米科技的营收,仍然非常依赖小米这个单一客户,华米科技,难为无“米”之炊。这种过度依赖必然会导致自身的脆弱性,风险也与小米的发展绑定。

再看自主品牌业务。华米科技一直致力于推进自主品牌的发展,根据财报显示,自主品牌Amazfit和Zepp在2021年第三季度的出货量实现了89%的大幅增长,看似表现强劲,但是,但在苹果和三星的巨头垄断下,华米科技的 Amazfit在全球市场的市场份额仍然不到6%。不仅如此,发展自主品牌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一是营销费用高企,2020年第三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为1.2亿元,同比增长104%,占收入的5.2%;2021 年第三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 9070 万元,占收入的 5.6%。二是存货迅速增加,2017年底,华米的存货只有2.5亿元,2018年4.85亿元,到了2019年存货8.93亿,基本以翻倍的速度在增加。而到了2020年,存货突破10亿,达到12.17亿,到2021年三季度,存货为12.71亿元。由此可见,华米的自主品牌产品存在严重的滞销情况,出产量不出销量。

最后,华米科技致力发展的新业务。

在可穿戴设备的主营业务之外,华米由硬入软,开始延展到大健康业务领域。2021年7月13日,华米科技发布了智能可穿戴芯片“黄山2S”、专注于健康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30秒测血压的Pump Beats血压引擎,以及便携式MRI核磁共振技术。这些软硬一体的组合,和想通过便携式的产品来提升健康监测和健康干预的设想的确符合大健康的趋势,但距离产品的实际落地、商业化推广和大范围应用,还有一长段路要走。大健康方向要成为华米增长的“第二曲线”,现在还言之过早。

从华米的战略规划来看,脱离小米是其必然的选择,但在脱离之后,能否独立行走,关键在于华米有无建立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和足够的市场号召力。

综上看来,华米还有一长段路要走,这也意味着,华米股价短期或难以走出迷雾低谷。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科技PRO

    11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