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大疆的野心与焦虑背后:棒杀 捧杀 自杀,哪一个最适合汪滔?

紫财经 2021-12-24 09:34 发文

半个月内连办三场新品发布会,这样的事,华为、小米没干过,苹果、三星也没有干过,近日,大疆把许多人雷倒了。

01半个月连开三场新品发布会

10月20日,大疆发布了该公司首款电影摄影机DJI Ronin 4D。一周后,大疆又举行第二场发布会,推出了全场景运动相机DJI Action2。11月5日,大疆的当家花旦、消费级旗舰无人机Mavic 3又粉墨登场。

大疆一口气举办三场新品发布会,意图很明显,旨在颠覆你对该公司的认知。

从2011年崭露头角到后来名声大噪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许多人心中,大疆就是无人机的代名词,反过来说也毫不违和:大疆就是无人机。但是,最近三场新品发布会中,两场均与大疆的主业没有直接关系,通过这样的安排,设计者就是为了传递一个信息:大疆不只是无人机。

事实也是如此,除了无人机,今天的大疆已经延伸到了云台、运动相机、口袋相机、稳定器、教育机器人、电影机甚至麦克风,覆盖消费级、专业级、行业级等多个市场,战线如此之广,跨界如此之大,紫财经根本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描述大疆的业务范围。在官方网站上,大疆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DJI大疆创新致力于持续推动人类进步,自2006年成立以来,在无人机、手持影像、机器人教育及更多前沿创新领域不断革新技术产品与解决方案,重塑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DJI大疆创新与全球合作伙伴携手开拓空间智能时代,让科技之美超越想象。”

这样的说法让人不知所谓,因为宏大到你想象不出大疆的边界到底在哪儿,反映了汪滔的勃勃野心,也折射出无比的焦虑。作为大疆的创始人,这位在华东师大读到大三退学跑到香港科技大学从头读起的杭州人曾经表示:“大疆的成功,源自始终专注于产品的态度。”现在的汪滔似乎迷失了。

02资本裹挟下的大疆

读研时,汪滔师从香港科大自动化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李泽湘,后者不仅是新工学教育的代表人物,还是中国最大的运动控制器供应商固高科技创始人。

在李泽湘的鼓励下,2006年初,汪滔带着家里资助的20万元与两个同学在深圳一个20平米的库房里成立了大疆,踏上无人机之路。2010年,大疆推出了重量只有100克而价格仅1000块的直升机飞控Ace one后,迅速在国内无人机行业崛起。

在随后的几年间,无人机市场越来越火爆,国内外涌现出了大量竞争对手,大疆凭借良好的性能与疯狂的售价几乎团灭所有玩家,垄断了七成消费无人机市场份额,2011-2015年,大疆销售额增长了近100倍。

天眼查APP显示,从2013年1月到2015年5月,大疆一共完成了五次融资,总金额超过两亿美元,投资机构包括红杉中国、中恒星光、Accel Partners等。真正将其推到业界神坛的是2018年的一场融资。

许多创业者都有过被投资人拒绝的经历,在这次融资中,大疆却因金主认购过于火爆,不得不选择拍卖方式,即使如此,首轮竞价结束时,仍有近100家机构递交了保证金与竞价申请,认购金额相当于计划融资额的30倍。

最终,大疆拿了10亿美元,投后估值逾200亿美元。同年10月,汪滔个人以450亿元的财富跻身胡润百富榜第46位。汪滔在享受身价飙升的同时,压力随之而至。

根据Drone Industry Insights发布的《2020-2025年无人机市场报告》,到2025年,全球无人机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28亿美元。这看起来不错,但大疆的挑战并不小。近年来,四川、重庆、福建、云南、北京等12个省市区都出台了无人机相关的禁飞、限飞命令,深圳、石家庄、黄山等也在相关区域内禁限飞,或者在机场周边划出大面积的净空保护区。

汪滔清楚,单纯依靠无人机很难满足资本的胃口,大疆变身八爪鱼,四处出击,除了业务上的自然延伸,更多是因为不得不如此。不过,所有的公司都有自己的边界,一家企业意识不到边界在哪里是危险的。

03棒杀 捧杀 自杀,哪一个最适合汪滔?

近年来,大疆所处环境的复杂性空前提高。

早在2017年,美国海陆空三军就联手封杀大疆无人机。到了2019年,美国对华为宣布“出口禁令”没几天又对大疆发布禁用警告,并通过提高大疆的关税,企图迫使大疆撤离北美市场。

棒杀尚未发生效力,捧杀又来了。美方的制裁激起了国人对大疆的强烈支持,来自传媒和民间的赞美之词层出不穷,从十大年度新锐品牌、硬件设备领域TOP5榜单、亚洲品牌500强到国货之光不一而足,甚至有人编造谣言说,美国军队封杀大疆时,该国空军特种部队悄悄采购了35架大疆无人机:“原因简单到让人匪夷所思,大疆功能强大、价格优秀、美国本土没有替代品。”有好事者还将汪滔与乔布斯相提并论。

少年成名让汪滔有点无所适从。

据大疆内部员工透露,从产品设计到内部管理甚至一些大型活动的举办,汪滔都要坚持自己拍板决定。这在早期差一点导致大疆解散,大多数团队成员曾因股权分配机制不合理而选择出走。

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汪滔也坦承自己“曾经是个完美主义者,有点固执,并且与人交流时不懂得表达”,容易伤害到员工的感情。这个问题现在解决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最近两年,大疆同样发生了高管大规模离职事件。

有人说,独断的个性对初创公司是好事,能为大疆留下一批真正做事的人,也能让大疆快速决策,快速发展。不过,这里面有一重要的前提:创始人的决策必须正确无误。

无人机业务增长放缓后,汪滔最大的动作是调集资金和人力投入自动驾驶赛道。过去几年,大疆还投资过超级跑车,合资成立过自动驾驶公司,也卖过雷达,但至今没有一个布局获得重大突破。这里面有多少项目是汪滔个人拍脑袋决定的?紫财经不得而知,不过,你我都清楚,没有人永远正确。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紫财经

    9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