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哀悼!发那科创始人稻叶清右卫门逝世

OFweek机器人网2020-10-08 11:54发文

据发那科官网信息显示,发那科创始人稻叶清右卫门于2020年10月2日(星期五)逝世,享年95岁。

稻叶清右卫门,1925年3月出生于日本茨城县,194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第二工学部精密工学科,后进入富士通,1972年创办发那科,带领公司成为世界最大的数控系统制造商。

哀悼!发那科创始人稻叶清右卫门逝世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上世纪70年代后期,日本机床工业大发展,一家传奇公司功不可没——发那科。一位银行分析师这么评价它:“一般人看来,发那科默默无闻,其实他们是机器人界的微软。如果富士山爆发摧毁发那科,全球都会停止运作。”而发那科背后的英雄,便是它的创办者稻叶清右卫门(下文称稻叶)。他一辈子舍弃“小我”,把全部的人生赌在了事业上,也最终在发那科实现了“小我”。

追求百分之百的控制权

1946年,稻叶清右卫门从东京大学第二工学部精密工学科正式毕业,加入如今已是日本第一IT厂商,但当时才刚刚拥有几间比较像样厂房的富士通株式会社。这个刚从一个长满榉树的小镇走出来的少年,踌躇满志,要干一番大事业,但他怎么想不到自己将来会建立一个世界上最庞大的黄色机器人“帝国”,当然这是后话。

作为从东京大学来的高材生,稻叶被予以厚望,刚进富士通便被派到下属公司担任负责人,管理一批工人。试想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管住一群暴躁的工人。温和教化肯定是行不通的,没有权威,温和就会被视为软弱的表现。那么独断专权就成最好的解决办法,掌握百分之百的控制权成了最关键的一环。独裁会给予人压迫感,同样也会产生安全感和建立威信。

为此,他收了所有跟他同等地位的人的权力,以确保工厂里没有人在他之上。当时工人里有一个工长的职位跟他同级,主管安全问题。稻叶询问他自己为何主管安全。工厂回答他:“安全主管必须有焊接师执照,您没有这个证不能当。”稻叶听了登时大怒,立即发奋考下了执照,当上了安全主管。

或许是早年的经历影响了稻叶之后的人生轨迹,或许是受了时代的影响——彼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日本的盟友们大独裁者希特勒、墨索里尼吞枪自杀,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东条英机被送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独裁专制在人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在发那科公司的研究大楼的入口上方有一个时钟,它的速度是通常速度的10倍。发那科对外称这意味着对于这个工厂自动化技术的世界领先者来说,创新越快越好。实际上,稻叶清右卫门希望通过这个钟来让员工们始终保持危机感,督促他们努力工作。

这是稻叶的一贯作风。在他执掌发那科的几十年间,公司里的大小事情就要经过他的审批。哪怕是一笔几百块钱的订单,他都要亲自过目。事无巨细,而且极为严格、几近苛刻。对于员工的聘用他只看重专业技能,如果员工不努力工作,他会大声呵斥。

这种行事风格令他垄断了发那科的一切权力,几乎没有人敢于对他提出异议。于是乎小到某件事情的对错,大到巨轮航行的掌舵,都需要靠他来评定、做主。

就如发那科那抹鲜明的黄色。在发那科,机器人是黄色的、厂房是黄色的、卡车是黄色的、工作服也是黄色的。有人说稻叶钟爱黄色,他认为黄色是“皇帝的颜色”,也有人说黄色是战斗的内涵,体现了稻叶战斗的欲望。具体如何,估计只有稻叶自己清楚。

但连配色都要强调统一,可见稻叶对发那科一致性的强调和绝对的控制。据说在稻叶退休之后,还继续每天加班到深夜,拿着笔训斥员工。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他的孙子稻叶清典担任公司董事,他才真正功成身退。

在发那科,稻叶是绝对的“独裁”。就算是1万日元(约合612.4元人民币)的订单,不经稻叶批准,都不能推进;录用新员工必须经过稻叶的面试,部长、课长等要职的任免,也完全由稻叶一人拍板。他选人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专业能力。

稻叶的“独裁”远远不止于此。一直以来,他当年研发的电子油压发动机都是发那科的“镇店之宝”。但到1973年,受到石油危机影响,其不足已经暴露。1975年正月,稻叶要求团队立即研发新的发动机,且必须在5月30日前完成。

5月31日,不眠不休近5个月的开发人员交出了新机器。没想到第二天,稻叶就飞去美国,把发动机专利卖给了另一家公司。而且,这个决定他早就做出了。员工们对此十分不理解,认为稻叶践踏了他们的努力。面对指责,稻叶十分平静:“经营者,从来就是善变的。”

稻叶的领导风格受到质疑,但发那科的飞速成长却是事实。1974年,发那科工业机器人问世,并于1976年投放市场;1999年,发那科智能机器人生产,并成为公司最重要的产品。目前,发那科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数控系统生产厂家,其数控装置占日本75%、世界50%的份额,并以高利润率在业界驰名,2008年达到惊人的44.83%。

为企业脱个精光

过去几十年,日本经济几经沉浮,唯有发那科在危机中屹立不倒。如今,从苹果手机到丰田汽车,从波音飞机到美军战车,都需要发那科的数控设备。这与其坚持研发、利益为先的信条密不可分,也与稻叶强势的管理分不开。

发那科总部位于富士山麓的山梨县,占地45万平方米,所有建筑物都被漆成黄色,社长以下所有员工都穿黄色制服,工厂的机器人、卡车也都是黄色。这鲜明的“黄色军团”体现的正是稻叶的管理理念——在这里只有企业,没有“小我”。

而进入研究大楼的大门,还会看到一个奇怪的钟,它的速度被调快了10倍,正常的一分钟它只要6秒就能走完。稻叶通过这个钟,来让员工们始终保持危机感,督促他们努力工作。

稻叶对自己,也同样严格要求。在当社长的日子里,稻叶一年中总有100天在国外出差,每天早上8:50上班,没有一天在晚上9点前离开,更是经常工作到半夜。“我自己从来都是全力以赴,所以对部下也是这样要求。”如果员工工作不够认真、上进,他会拍着桌子大声训斥。

在发那科,会客室是茶室风格,据说是稻叶的兴趣;早前,发那科买下了描绘江户时代居住在长崎的荷兰人生活的史画600份,据说也是稻叶的兴趣;稻叶的公务车是雪铁龙,还是他的兴趣……看起来,发那科好像成了稻叶一个人的帝国。但实际上,很少听到外界对其有“把企业个人化”的批判。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稻叶的行动,从不出于私欲私利,全是为了公司考虑。

稻叶对发那科的用心还不止于此。早年间有一次,发那科为了与西门子公司进行技术合作,设了酒宴。据当时参加宴会的小林回忆,对方可能醉了,忽然提议要“坦诚相见”,稻叶二话没说就开始脱衣服,最后双方都脱了个精光。“稻叶其实一点没醉,但他认为这次谈判对发那科非常重要,如果对方脱了自己不脱,可能会破坏双方的关系,所以在清醒的情况下仍然脱个精光。”

“不知道是聪明还是笨蛋”

这样强势的稻叶,在家里是不是也一样不可一世呢?对此,他妻子的回答是:“真不知道他是聪明还是笨蛋,在家里,他跟个小孩差不多。”

回到家,稻叶只是个普通的丈夫和父亲,甚至还有点懒惰、怕麻烦。生活上他从没有自己的主意,每天早上都要问妻子“今天我穿哪件衣服啊?”“戴哪条领带好啊?”哪天想吃鱼了,都是小声委婉地问:“明天晚饭能不能做鱼?”

平日难得空闲,稻叶会和儿子善治一起去钓鱼,但他只是坐在那扶着钓竿,装诱饵和把钓上来的鱼取下来等,都是儿子的活。稻叶从不是家庭的主角,或许工作才是他人生最大的兴趣,他的人生价值已经通过工作全部实现了。

2000年,稻叶从社长的位置上卸任,担任名誉会长,本可以悠哉过生活,他却说:“黄色的战袍虽然脱下,但我绝不引退。”他加班到深夜、拿手敲着桌子训斥职员的情景也毫无改变。直到最近儿子善治担任发那科的社长,孙子稻叶清典也在2013年6月成为最年轻的董事,86岁的他才算功成身退。

曾经有人问过稻叶对发那科未来的期许,他表现得十分淡然:“现在我没能实现的,我并不期待未来全实现,继任者也不用像我一样做事,只要能让发那科完整存活下来,就够了。”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OFweek机器人网

      OFweek机器人网官方账号。...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