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OFweek机器人网2020-09-10 09:08发文

对于美的、格力、碧桂园、哇哈哈、富士康等行业龙头而言,都已被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和强大潜力所吸引,纷纷选择投身机器人洪流之中,凸显出了与时俱进的突破精神。在其自身的存量市场难以突破的情况下,纷纷进攻机器人增量市场,以寻求快速突进。

这些行业龙头的跨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一方面为了推动自身传统业务的提效增速,为行业升级而跨界;另一方面都是在开拓自身的多元化业务,为抢占新的发展高地而跨界。

下面请跟着小编一起领略一下他们的风采!

跨界的行业龙头们

格力:布局智能装备产业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早在2012年年底,格力就决定进军高端装备领域,开始研发工业机器人。在2013年研发出第一款智能装备产品——五轴伺服机械手GM1400,同年又研发出工业机器人GR8A/1.4。到了2015年8月,格力的珠海南水机器人产业园正式投产,格力工业机器人开始了量产化生产,还成立了相关的研究院。2016年,格力智能装备实现自动化立体库项目,实现码垛、堆垛、输送的自动化作业以及信息化管理,为企业解决库存积压、存取货效率慢等问题,使企业的库房空间利用率得到提高,库存管理也更加轻松智能化。

近期,格力还申请了弹钢琴的机器人、对弈机器人等专利...

如今,格力已拥有近1000种自动化产品,覆盖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数控机床、定制自动化设备、大型自动化线体等10多个品类,已服务于家电、3C、模具、汽车、电子以及新能源等行业。同时,格力智能装备潜心研发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机器人三大关键核心零部件。

美的:收购库卡机器人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2015年,美的起步布局机器人业务。“美的不只是家电”,美的正式成立了专门的机器人部门。同年8月,美的与全球工业机器人四大巨头之一日本安川成立合资公司。

第二年,美的向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提出了收购要约。库卡的优势在工业机器人和系统集成业上。虽然收购要约遭遇不少反对意见,但2017年1月,美的仍以292亿元、溢价36.2%收购库卡,美的在库卡持股比例超过94.5%。1个月后,美的又宣布与以色列Servotronix公司之间达成战略合作交易。后者生产机器人的四大核心部件——伺服电机、驱动器、运动控制器和减速机。通过合作和并购,美的正在补齐机器人制造产业链的核心能力。

2018年3月,美的和库卡成立合资公司,在广东顺德联合建立工业机器人生产基地,到2024年机器人产能达到每年7.5万台,是现有产能的四倍。国际机器人联合会预测,2025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100万台。库卡就占了一成。

碧桂园:机器人中餐厅与建筑机器人

自2018年房产巨头碧桂园宣布进军机器人领域,至今已经两年的时间。

5年投入800亿、业务“三架马车”之一、校企合作、机器人餐厅、数千人团队、数千项专利申请、数十项投放测试……碧桂园的跨界玩转得轰轰烈烈。

同时,碧桂园在历年财报中无一不表露出对机器人业务的重视。就包括在今年两会上,杨国强也提出了《关于建立完善建筑机器人政策标准体系 加快建筑业转型升级》。

截至2020年6月底,碧桂园博智林机器人项目已招募了3604名国内外优秀研发人才(2019年底:3256名);累计递交专利申请2314项,获授权567项(2019年底:累计递交专利申请1843项,获授权327项);现有在研建筑机器人50款,其中35款(2019年底:32款)已投放工地测试。

此外,碧桂园旗下的「千玺」机器人餐厅,目前已有6家门店在运营。 截至2020年6月底,千玺机器人餐饮集团已申请各类专利611项,目前已获授权的有205项,截至目前已完成汉堡机器人、云轨系统、一体化全自动蒸箱、火锅智能配餐机器人及自动物流系统等61种样机的研製,其中迷你雪糕机、集装箱煲仔饭更为国内首家同时获得CR认证、CE欧盟认证的餐饮类机器人。这套全智慧餐厅,掺杂商用服务机器人、协作机器人、AGV、云轨系统的操作看呆了网友。

娃哈哈:饮料商的机器人梦想

在饮料市场不断萎缩的情况下,2019年3月,“饮料巨头”娃哈哈新成立了一家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

事实上,早在2011年,宗庆后便将目光从食品饮料转向了发展机电工程和信息产业。2013年,娃哈哈开始研发机器人,利用在饮料机械装备开发、系统集成应用方面积累的经验,进入智能装备研发制造领域。

到2015年,娃哈哈完成了串联机器人、并联机器人、平面机器人的研发,并用于集团饮料生产线上产品装箱、码垛、生产物料投放、装箱等领域。如今在娃哈哈的饮料生产线上,大部分工序已实现了全自动化生产。据悉,娃哈哈成功研发的工业机器人,不仅服务其内部的80余家分公司,目前,也已实现对外销售。

富士康:机器换人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富士康一直将机器人领域当成发展重心。

2007年,富士康开始计划用机器人代替人力工作,并因此成立了机器人子公司;2011年,富士康提出百万机器人计划;2019年,富士康前董事长的郭台铭在2019年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上提出,“我们公司内部计划在5年内,把这些工人,我们目标是希望能够拿掉80% ,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因为科技已经在这里了。”

富士康一直在稳步推进生产自动化的实现,而移动机器人作为实现物流搬运环节自动化的关键设备,在富士康内部工厂的应用近几年也逐渐兴起。

在SMT等车间中,富士康正在通过AGV搬运料车方式,实现仓库电子物料的自动配送。同时,伴随着内部应用的不断增多以及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拥有的丰富经验和深厚技术的基础之上,富士康也开始布局移动机器人的生产研发。

今年6月,鸿海正式与凌华合资成立自主移动机器人公司,由鸿海持股51%,凌华持股49%,预计在今年第三季度开始营运。鸿海表示,此间公司将会整合即时资讯互连、自主系统排程与行动导航平台等技术,强化自主机器人群集功能,满足多元应用场域。

大族:全产业链布局机器人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自2005年成立起,大族电机即专注于直驱电机、伺服驱动、运动控制等机器人核心技术的研发,积累了相关产品的整套技术。2014年,为了加快机器人业务的发展,集团公司将机器人业务从大族电机剥离出来,成立了深圳市大族机器人有限公司,专注协作机器人及AGV的开发。2019年公司在德国成立了大族机器人德国子公司,开发新一代的智能机器人。

大族在机器人领域几乎是全产业链的布局,从减速机、伺服驱动以及传感器、视觉等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到直角坐标机器人、 AGV、SCARA、DELTA、六轴机器人的本体开发,再到面向各行各业的系统集成,几乎把工业机器人的所有工作都摸了个遍。

海康:AGV领头羊

碧桂园、娃哈哈、富士康...那些跨界的机器人玩家现在怎么样了?

图片来源:OFweek维科网

2012年亚马逊收购KIVA,沸腾了整个AGV行业。原来服务于汽车、家电行业的AGV小车,开始慢慢改变全球物流体系,2014年,海康威视在其桐庐生产基地开始孵化类似场景,2016年正式将旗下的机器视觉业务部独立出来,成立了海康机器人。主营移动机器人(AGV)、机器视觉、行业无人机三大业务。

时至今日,海康桐庐生产基地1、2期项目中,共有近1300台智能移动机器人投入使用,并在自动化生产、检测等环节引入机器视觉技术,大幅提升生产设备的柔性,提高生产效率和准确率。从原材料入库、贴片、装配、检测、包装、入库、分拣到出库,从生产设备到生产场景,各类视觉感知平台和智能网络装备相配合,一个设备物联、数据共享的数字化工厂逐步被构建。

跨界背后的棋局

宗庆后曾表示:“企业做大一定要多元化发展,因为东方不亮西方亮,但企业多元化要看有没有需要,有没有能力,还有就是有没有机会。”从娃哈哈的角度讲,饮料行业已经做大做强了,是一个龙头企业,很难实现千亿规模的目标,所以有多元化的需求,具备资金、人才的优势,关键就要看机会了。

布局机器人的背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考量是,随着人口红利消失,用工成本不断上升,机器换人已成趋势;另一方面,像哇哈哈、美的、格力、碧桂园、富士康等龙头发展遇到瓶颈,行业天花板已现,急需寻求突破口,而智能制造正值风口。

以娃哈哈为例,1987年,宗庆后创立娃哈哈,用了几年时间便把公司产值做到了2.17亿,并在2003年突破百亿。直至2013年,娃哈哈依旧是行业龙头老大,当年营收高达782.8亿元。

但从2014年开始,娃哈哈的营业收入开始连年下滑。公开数据显示,2013-2016年,娃哈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2.8亿元、728亿元、677亿元、529亿,直至2017年,营收缩减至464亿元,2018年娃哈哈实现营收五年来首次小幅增长,当年为468.9亿元,。

不仅如此,在瓶装市场的排名当中,娃哈哈由第四降到了第六,市场份额也从2015年的6.7%下滑到5.9%。

对哇哈哈来说,在传统主业很难突破的情况下,机器人又是一片新的蓝海。

美的、格力的转型之举,也是看到了家电行业未来,家电市场在经历多年的高速增长后在2014年见顶,2014年下半年开始增速剧减,家电公司的营收也受其影响呈现平稳甚至下降趋势。并且,近几年来机器人业务也逐渐成为了他们的主要营收版块之一。据美的2020年上半年年报显示,美的集团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90.67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9.56%;净利润139.28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8.29%。其中,上半年美的机器人及自动化业务营收95亿元,占比6.85%。

对于处在房地产行业的碧桂园来说,传统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天花板”已清晰可见,如何突破这个天花板已成众多房地产商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智能制造正风口,对于财大气粗的碧桂园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新的机遇。

面对中国不断上升的人工成本,代工厂巨头富士康除了选择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进行代工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举措便是机器换人。

大背景下的共同崛起,弯道超车也是可能

这些跨界的龙头企业看好的是制造升级的机会,现在投入未来更容易卡位。

和不少制造行业一样,机器人行业的国内涉及企业较多,但都很难触及核心,如果延续这种套路,机器人行业在未来也不会有大的发言权。

目前国内的机器人产业链关键环节缺失,零部件中高精度减速器、伺服电机和控制器等依赖进口,以成本最高的减速器为例,目前精密减速器市场大半被日本企业占据,当下国外机器人在减速器上的成本在15-20万,而国内的成本却在30万左右,比国外机器人成本高出近一倍。在伺服电机方面,国内公司的整体份额低于10%,在驱动器上同样如此:国内80%的驱动器需要从欧美和日本进口。

国外的巨头厂商往往能以巨大的采购量和签署排他性协议能够获得比较优惠的采购价格,而且很多工业机器人厂商本身就是核心部件的提供商,比如日本发那科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数控系统生产厂商,安川和松下都属于全球最大的电机制造商。

全球机器人产业年均增长速度始终保持在15%以上,据IDC预计2021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746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34%以上。另一方面,2017年全球工业机器人密度(台/万人)平均为80,其中韩国为728,日本为344,而作为制造业大国的中国仅为72,显示我国机器人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如果按照这种趋势发展,未来在这个行业中,中国制造仍旧是低端生产的角色,干辛苦活挣辛苦钱。无论是工业机器人还是服务机器人,在运动控制、伺服控制、减速机,包括人工智能和传感器上的技术都是相似的,中国今后如果想真正的成为制造强国的话,必须要在这些核心技术和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商有突破,未来五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的增长会非常快,介入机器人产业,方向正确,完全有可能在这五年之内实现弯道超车。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OFweek机器人网

      OFweek机器人网官方账号。...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