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一面大笔分红一面募资盖楼补流,轻于研发的睿联技术能否成功上市?

氢财经 2022-09-15 13:17 发文

文|王元石

在招股书中,睿联技术也不可避免地提示了相关风险。

图/网络

近期,深圳市睿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睿联技术”)正在冲击创业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睿联技术计划募资11.23亿元,其主要用途是“盖楼”和补充流动资金,拟投入占计划募资总额的25.44%的大笔资金,用来购置房产和装修。而在准备上市前夕,睿联技术两位实控人已大举分红上亿元。

此外,睿联技术在经营上还明显重营销轻研发,轻资产模式下生产基本全部靠外包,产品销售上对亚马逊等平台依赖很重,未来存在诸多方面的经营风险和不确定性。

【重营销轻研发,依赖单一渠道】

据了解,睿联技术是一家卖家用摄像机产品的公司,主要依靠核心品牌“Reolink”,通过线上平台这一渠道面向海外市场进行销售。

招股书显示,睿联技术的主要产品类型相对较少,2019年至2021年的报告期内,公司有6成左右的收入来自摄像机单机销售,摄像机套装销售占比则在3成左右。

虽然身处技术密集型行业,但和同类公司比较,睿联技术的研发费用率明显偏低。

2019年至2021年,睿联技术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77%、3.38%和3.46%,而睿联技术在招股书中列举的安克创新、华宝新能和影石创新等3家公司,同期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8.07%、6.78%和4.49%。

由此看来,号称定位技术端的睿联技术,似有轻研发之嫌。而其近两年营收和净利润实现增长,取得业绩爆发,有赖于营销端的大力砸钱。

这三年间,睿联技术的销售费用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9.13%、17.40%和17.95%,为公司各项期间费用之首,也是研发投入的数倍。

业绩高增长主要依赖销售端,再加上其对亚马逊等第三方线上平台销售渠道有过强的依赖性,未来销售额成长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睿联技术在招股书中也不可避免地提示了该风险。

2019年至2021年,睿联技术通过亚马逊这一平台实现的销售额,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65%、67.9%及63.8%。

不得不忧虑的是,睿联技术的主营产品与亚马逊旗下品牌Ring和Blink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增加了被压制的风险。

与此同时,亚马逊近年来对商家的监管不断趋严,封店时有发生,去年4月始就爆发了一波“封店潮”,更是让跨境电商企业危机重重。

【轻资产运营,生产基本全靠外包】

虽然公司营收规模去年已经超过了13亿元,但睿联技术的资产总额并不多,2019年至2021年,分别只有2.38亿元、4.6亿元和5.73亿元。

这与睿联技术的轻资产运营模式有关。正如睿联技术在招股书中所说,公司在生产制造端主要以外协加工为主。

这三年里,睿联技术的裸机加工、PCBA加工、电池PACK加工、成品包装等环节,均以外协方式完成,向外协厂商提供待加工的主要物料及技术资料,由外协厂商按照公司的技术要求进行加工。

2019年至2021年,睿联技术按合并口径统计的向前五大委托加工商采购占比(含代料及加工费),分别达到68.04%、81.71%和72.13%。

而睿联技术自身只有少部分产能,只能满足样品生产及测试等流程。也就是说,睿联技术的生产基本全部属于外包。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实控人之一的王爱军,其表弟曾是睿联技术的员工,离职后创立了一家公司,专门为睿联技术提供成品包装、裸机加工服务,甚至在2020年成为睿联技术的第五大委托加工供应商。

或是为了上市做准备,此后为了规范并减少关联交易,睿联技术终止了与这家公司的采购和合作,该公司随之也进行了注销。

在这种经营模式下,即便重营销轻研发,睿联技术也保持着很高的毛利率,明显高于国内家用摄像机龙头企业萤石网络。

2019年至2021年,睿联技术的毛利率分别为53.39%、50.25%、47.02%,而同期萤石网络的毛利率,仅为33.55%、34.94%、35.26%。

不过,从企业长远经营的角度来讲,睿联技术的这种经营模式,只怕并不可靠。

【募巨资购房装修,此前大举分红】

从这家公司的历史来看,刘小宇、王爱军两位创始人都曾在华为海思供职,2009年离职后共同创办了睿联技术。当时注册资本仅有10万元,而今已走到了冲刺上市这一步,下海创业可谓相当成功。

据招股书,截至目前,刘小宇、王爱军各持有睿联技术27.12%的股份,并通过协议明确了一致行动关系,系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此次上市,睿联技术计划募资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表示公司在原材料采购、营销支出等方面存在较大资金需求。

和同业公司相比,睿联技术的偿债能力较弱。2019年和2020年,睿联技术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95%和53.48%,而同期同行业公司平均值分别为43.32%和35.96%。截至去年年末,睿联技术总流动负债超过2亿元,而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有6776.87万元。

然而在上市前两年,睿联技术却突击进行了大额分红。招股书显示,2020年和2021年,睿联技术合计现金分红了2.23亿元,超过这两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之和的一半。

按照刘小宇、王爱军两人合计持有公司的54.24%股份比例,仅这两年,刘小宇和王爱军两位实控人就合计套现了1.21亿元。

除了补充流动资金这一募资用途,睿联技术还计划分别将资金用于研发中心升级项目和总部运营中心与信息化升级项目,拟投入5.4亿元和3.83亿元。

这两个项目,本质上也就是“盖楼”,对公司的研发、办公场所进行升级,大笔的资金基本上都会用于购置房产和装修,合计约2.8亿元,占募资金额的25.44%。

这就是说,至今睿联技术的主要经营场所都通过租赁方式取得。深交所在之前的问询函中,也要求睿联技术说明募投项目是否涉及购买房产或土地使用权,结合项目建设内容说明实施的必要性、合理性,是否符合土地规划用途等情形。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氢财经

    10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