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陈根:一反三转,TikTok大乱局

陈述根本2020-09-25 10:04发文

文/陈根

TikTok的出海之路,成了2020年的迷之乱局。

自8月6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对字节跳动的TikTok设下交易期限至今,从TikTok在美的去留到TikTok的所有权之争,TikTok这个中国互联网公司全球化最成功产品的前景数次出现转折。

美国时间9月20日,即美国对TikTok禁令生效的零点前,美国商务部表示,针对TikTok的禁令将推迟到9月27日执行。

在这个过程中,先是字节跳动宣布与甲骨文、沃尔玛对TikTok的合作已形成原则性共识,并将在美国设立一家名为TikTok Global的新公司。然而,其后各方对合作内容发表的声明却互相矛盾,这让TikTok的走向更加扑朔迷离。

同时,两国官方就交易进行的表态也互不相让。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态度从“原则上”同意并祝福到威胁“如果字节跳动与TikTok Global保有关系,这一协议将无法达成”,而多次作为“传声筒”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则在同一天表示,北京不会批准目前达成的协议。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TikTok交易让人感到困惑。从反转到再反转,在27日以前,或许仍将有未知的反转,但显然,这宗交易乱局不仅牵涉两国科技巨头的利益算计,也深陷科技较量的中美两国官方的角力。

陈根:一反三转,TikTok大乱局

TikTok围剿乱局

事实上,TikTok的围剿行动从去年就已经开始。

2019年2月,TikTok因处理Musical.ly的13岁以下用户数据不当在美国被罚款;10月,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公开批评TikTok删查涉及抗议示威的内容;11月,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则对TikTok启动国家安全威胁调查。

今年以来,在中美关系坠入地缘政治冰点的背景下,TikTok的中国身份,更是受到议员、监管者和隐私维权者密切的关注。7月22日和23日,由于担心TikTok可能被用于监视或间谍活动,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分别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联邦政府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

8月6日,特朗普签署总统令,正式宣布从8月6日起的45天后,禁止任何受美国法律监管的个人或组织,与TikTok、字节跳动之间进行任何交易。8天后,特朗普再发布一份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所有权益。

这也是特朗普向微软和字节跳动的再度施压,以敦促他们达成TikTok美国业务相关交易。在之后的几周里,微软表现出了对于收购TikTok的领先地位,包括计划收购TikTok在美国和其他三个国家的业务。

然而,在各方权衡下,加之中国对于技术出口的管制措施,字节跳动与TikTok美国业务的潜在买家之间迅速敲定交易的计划开始变得复杂。

8 月 28 日,中国商务部与科技部发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对 53 项技术条目进行了调整,其中新增 23 项限制出口的技术条目,并对 21 项技术条目的控制要点和技术参数进行了修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凡是涉及向境外转移技术,无论是采用贸易还是投资或是其他方式,均要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其中限制类技术出口必须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申请技术出口许可,获得批准后方可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签订技术出口合同。

值得一提的是,新条例中关于计算机服务业的技术出口规定,正指向了对于 TikTok 的交易。比如,在限制出口技术名单中,第 18 条关于“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第 45 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就涉及 TikTok 的核心技术。

这也意味着,如果字节跳动计划交易 TikTok 美国业务,出口相关技术,就需要履行申请许可程序,经过中国商务部的同意。

于是,商务部关于技术出口的新限制,给了 TikTok 一个关键的谈判筹码,也成为了微软收购事宜的重要阻碍,让TikTok得以在不出让最核心技术的情况下达成交易。同时令字节跳动放慢了与微软、沃尔玛和甲骨文等公司就出售这款社交媒体应用程序部分资产的谈判,才有了甲骨文的后来居上。

陈根:一反三转,TikTok大乱局

TikTok的至暗时刻

作为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科技巨头,甲骨文和微软一样,都是传统的企业软件和数据库供应商。

在此之前,微软一直被视作收购TikTok美国业务最大的可能买家。且从自有业务看,甲骨文在云业务上与微软渐行渐远后,二者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作为投资方,微软也拥有更强的财力。

然而,突然闯入的甲骨文,仍旧打败了微软,拿到了字节跳动的合作,而核心问题或许还在于美国政府的表态。

事实上,相较于微软,甲骨文拥有一项关键优势,即与白宫的紧密关系。现杜克大学任教的前Facebook政策执行官马特·佩罗特指出,与许多大型科技企业不同,甲骨文的商业模式——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可以允许其在不危及公司品牌的情况下与特朗普建立关系。

显然,从数据敏感和安全性的角度来讲,作为一家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的公司,甲骨文比微软更适合成为信赖的合作伙伴。于是,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微软达成协议的前景变得渺茫,最终不得不首先出局。

陈根:一反三转,TikTok大乱局

当问题回到近日甲骨文与TikTok的交易时,根据字节跳动与甲骨文、沃尔玛达成的原则性共识,包括:

该合作方案不涉及技术与算法转让;

甲骨文将成为 TikTok 在数据安全合规方面的合作伙伴,为美国用户提供云架构服务,双方的合作模式类似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因为该公司在美国加州设有办公室,所以也被外界称为“云上加州”模式;

为保证TikTok得以继续在美国运营,字节跳动与两大美国公司将在美国设立一家名为TikTok Global的新公司。TikTok Global将是字节跳动持股100%的子公司,并将在融资后成为字节跳动持股80%的子公司,董事会包括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及字节跳动目前董事会各成员,以及沃尔玛CEO。

然而,随后双方关于新公司所有权等几个方面的表述却出现了矛盾。字节跳动称,其拥有TikTok Global 80%的股权,而甲骨文与沃尔玛则称美国公司拥有新公司的多数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TikTok Global 的交易是一个双层架构。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中,美方投资者持股40%,并没有过半数,没有控制权。

而TikTok Global中,字节持股80%,美方(Oracle和Walmart)持股20%。通过计算,40%*80%+20%=52%,美方过半数,但实际控制权没有变化。

对于母公司字节跳动来说,美方并没有控股权,而在TikTok Global上,字节持股的80%只能有一个声音。因此,即便美方的股份超过50%,但还是无法控制TikTok Global。

然而,在特朗普威胁下,即“如果字节跳动与TikTok Global保有关系,这一协议将无法达成”。随后甲骨文发声明,要求原先的双层交易变成单层,即字节的所有股东要直接映射到TikTok Global中。

而如果改成单层架构,只是算术意义上的美方多数持股,将变成真正的美方多数持股。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将失去对TikTok Global的控制权。

至此,TikTok遭遇至暗时刻。从始至终,从反转到再反转,在27日以前,或许仍将有未知的反转,但显然,这宗交易乱局不仅牵涉两国科技巨头的利益算计,也深陷科技较量的中美两国官方的角力。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陈述根本

      知名科技作家为你解读科技与生活的...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