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芯片狂人”赵伟国不愿出局

雷达财经 2021-12-22 10:16 发文


梳理两边的声明内容发现,管理人一方认为在赵伟国治下,紫光集团经营不善陷入严重困境,原股东的股权价值已经为负,因此重整计划将两大股东“踢出局”;赵伟国不认同资不抵债的说法,他认为紫光集团仅是流动性问题,所以提出了资产出售的方案。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亦辉 编|深海

近期,赵伟国和他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健坤集团”)频频出招。

12月19日,健坤集团再发声,提出拟公开出售紫光集团部分资产,一次性全额清偿所有债权人本息,且近期已与潜在投资人进行了接触。

天眼查显示,健坤集团是紫光集团第二大股东,持有后者49%的股权;赵伟国任紫光集团董事长,同时也是健坤集团持股70%的股东。
自去年底显露债务危机以来,紫光集团迟迟没能找到解决办法。今年7月份,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北京市一中院指定紫光集团清算组担任管理人。

历时5个月后,12月10日,紫光集团宣布,经过多轮竞标,智路资管和建广资产联合体成为破产重整的投资方。12月13日,紫光集团管理人发布公告称,已经正式与战略投资者签署了《重整投资协议》,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

然而,健坤集团一纸涉嫌国有资产流失的举报信让重整方案横生波折。健坤集团在《谁的紫光?十问钱凯和范元宁》的公开声明中,质疑重整方案将直接造成当期734.19亿(未来价值数千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并向相关主管机关进行了实名举报。

接着,紫光集团管理人强硬回应,称坚决反对健坤集团和赵伟国个人散布不实信息,并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

梳理两边的声明内容发现,管理人一方认为在赵伟国治下,紫光集团经营不善陷入严重困境,原股东的股权价值已经为负,因此重整计划将两大股东“踢出局”;赵伟国不认同资不抵债的说法,他认为紫光集团仅是流动性问题,所以提出了资产出售的方案。

目前,双方的博弈仍在继续。

紫光集团陷债务危机

资料显示,紫光集团起始于1988年,前身是清华大学创建的一家校办企业,后于2005年完成改制正式更名紫光集团。

2004年,赵伟国创办了私人企业健坤集团,从事IT、天然气、房地产等领域的投资。2009年6月,紫光集团引进新的管理团队,赵伟国的健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49%的股权,并先后出任总裁、董事长。

剩余51%的股权由清华控股持有,不过清华控股不参与运营,实际经营管理交由赵伟国负责。

在媒体报道中,赵伟国有“并购狂人”之称。在他的主导下,紫光集团开始了快速并购扩张之路。2013年以162亿元从美股私有化国内两家芯片厂家展讯、锐迪科,2015年斥资25亿美元收购新华三51%的股权,此后再以超过170亿元收购法国芯片连接器厂商立联信。

此外,官网显示,2016年始,紫光相继在武汉、南京、成都开工建设总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工厂,开启了紫光在芯片制造产业十年1000亿美元的宏大布局。

通过频繁收购和大手笔投资,赵伟国将紫光集团打造成了一艘巨型半导体航母。目前,紫光集团的产业版图中,芯片和云是两大业务支柱,旗下拥有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等上市公司,也有长江存储、紫光展锐,紫光同创等芯片领域的佼佼者。

在最高光的时刻,赵伟国一度放话要收购台积电。但6年多时间里的20多宗并购,给紫光集团积累了巨额债务。同时半导体行业投入高、回报周期长,投资和回报比例不稳定,盲目扩张逐渐让紫光集团陷入经营困境。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紫光集团总资产3007.53亿元,总负债2106.86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10.12亿元,货币资金505.55亿元,短期借款357.9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8.83亿元。

最终债务危机在2020年11月开始显露。在当年11月2日,紫光集团相关债券“19紫光01”等出现异常波动,盘中停牌。11月16日,“17紫光集团PPN005”未能与投资人达成展期协议,该笔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

同年11月份,清华控股引入专门工作团队(后转为清算组),开展债务风险化解工作。此后,紫光集团债务问题开始日益加重。到2021年3月,中诚信国际已将紫光集团主体评级调降为C级。

7月9日,紫光集团发公告称,其债权人徽商银行以紫光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为由,向北京一中院申请对紫光集团进行破产重整。一周后,紫光集团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清算组被指定为担任紫光集团管理人(下称“管理人”)。

12月10日,智路资本和建广资产牵头,长城资产、湖北科投、珠海华发和河北产投等组成联合体在最后一轮竞争中击败浙江国资与阿里巴巴联合体,出价600亿元,最终成为紫光集团管理人选定的投资方。
天眼查显示,智路资本实控人为李滨。建广资产股权穿透后大股东为央企中国建投,出资人为国务院,李滨间接持有建广资产29.83%的资产。

在半导体行业,李滨和赵伟国一样有着“并购狂人”的称号,近年来参与多起行业并购案。2017年,智路建广组成的“联合体”收购了安世半导体,一年后并将其并入闻泰科技大赚150亿元;2021年3月成功收购了韩国半导体公司美格纳;12月1日,收购了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封测企业日月光的大陆封测工厂。

12月13日晚间,紫光集团在上交所官网披露了《重整投资协议》,但并未公布债权人的清偿方案。

而据多位债权人的透露,智路建广联合体投入的600亿元现金将全部用于债务清偿。根据重整计划草案,120万元(含)以下普通债权人以现金全额清偿;120万以上的债权人可在“现金+股票+三/五/八年留债”中任选一种方案。

据称,若一切顺利,三种清偿方案有望最终实现95%至100%的高质量清偿。

重组草案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就在外界以为紫光重整终于要落下帷幕时,赵伟国携健坤集团一纸声明令事态升级。

“经初步计算,按照重整草案,紫光集团的资产损失将达到734.19亿元,已通过邮局向中纪委、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财政部纪检组、教育部纪检组进行实名举报。”12月15日,健坤集团公开声明表示,实名举报重组方案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根据重整草案,天健兴业出具的《市场价值评估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紫光集团重整主体资产客观公允的市场价值约1214.78亿元,匹配拟化解债务约1376.09亿元,证实紫光集团资不抵债161.31亿元。

草案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紫光集团重整主体所有者权益为-442.78亿元,清华控股和健坤集团在紫光集团的股权价值已经为负。

对此,健坤集团提出质疑。首先,自评估基准日到抵债作价基准日(2021年11月15日)期间,紫光集团所持紫光股份、紫光国微及学大教育总市值增长了204亿元。其次,紫光集团非上市资产被低评了530.19亿,两者相加国有资产合计流失734.19亿。

对于被低估的部分,主要指向长江存储25.91%的股权估价,重组草案评估仅为124亿元。

健坤集团指出,国内著名私募股权基金高榕资本于2021年9月17日出具了对长江存储的投资意向书,高榕资本愿意按照长江存储1600亿的估值,对长江存储进行投资,投资金额不低于10亿。紫光集团按照所持有25.91%的股东权益,所持有的长江存储股权价值也有414.56亿。

按照健坤集团的说法,仅这部分就低估了290亿元。

除此之外,健坤集团计算出紫光集团持有紫光展锐股权价值212亿元,紫光同创股权价值29.47亿元,紫光华智股权价值98亿元,西安紫光国芯价值61.27亿元,紫光联盛150.45亿元,诚泰财险价值约65亿元,新疆燃气所持股权价值28亿元等。

以上重要经营性资产价值合计约663.19亿元,紫光集团本部尚有在手现金约90亿元,这些资产总价值也至少达753.19亿元,远高于草案所显示的除三家上市公司和长江存储之外的总资产价值513亿元,即这些资产被低估240.19亿元。

“流失的734.19亿国有资产,大部分将落入李滨等人的私人腰包,这是典型的侵吞国有资产行为。”健坤集团还质疑,本次重整中预估产生的重整费用18.5亿元过高,且没有明细。

质疑国有资产涉嫌流失之外,赵伟国还对重整程序将自己排除在外表达不满,“这么大的一个重整,我作为紫光的主要管理负责人,却被屏蔽掉,让我出局。”“你们不仅吃肉不吐骨头,还让清华和健坤零对价出局,连点汤水和骨头渣也不留。”

对此,12月16日,紫光集团管理人严正声明,表示就健坤集团和赵伟国个人散布不实信息,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并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

声明称,紫光集团在赵伟国的经营下资不抵债,造成损失。下一步,按照北京市一中院关于召开紫光集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的公告,将于12月29日召开会议表决重整计划。

健坤集团提出新方案

在管理人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之前,赵伟国提出了新的方案,并积极争取债权人的同意。

12月19日,赵伟国再发《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致紫光集团全体债权人的公开信》,向全体债权人建议,紫光集团可以通过公开竞价出售所持优质、成熟的股权资产,预计所得不低于1300亿,加上账面存量90亿现金,一次性全额清偿全体债权人的全部债权本金和利息。

同时建议更换紫光集团现有管理人,由债权人委员会和更换后的管理人及现有股东共同组成专项资产出售委员会。

显然,赵伟国不希望置身紫光集团重整程序之外,新方案提出让现有股东加入到资产出售事项中。

公开信提到,去年紫光集团营收842亿元,创历史新高,今年估计收入会超过1000亿元。同时承诺,如果出售资产所得加结余现金不足以偿还全体债权人的全部本金和利息,健坤集团和主要股东赵伟国愿意履行此前签署的担保责任。

根据近期沟通情况,健坤集团已与韦尔股份、闻泰科技、国科微等大型芯片公司在内的潜在投资人进行了接触,并达成了一定意向。

“特此倡议,期待全体债权人的回应。”公开信最后写道。

而在12月20日,紫光集团公告称,为顺利稳妥推进公司司法重整程序,管理人于2021年12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提交了《资产保全申请书》,请求北京一中院对清华控股和健坤集团所持有的紫光集团全部股权予以保全。12月17日,北京一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清华控股持有的公司51%股权(对应认缴注册资本3.42亿元)及健坤集团持有的公司49%股权(对应认缴注册资本3.28亿元)。

对于紫光集团的后续命运,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雷达财经 出品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雷达财经

    2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