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特斯拉、上汽冒险复工,“蔚小理”还能等多久?

连线Insight 2022-04-21 09:29 发文

文/周雄飞

汽车行业正处于一场“旋涡”之中。

近日,小鹏汽车何小鹏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中表示,如果上海不能复产复工,五月份整个汽车行业可能就要停工停产了。很快,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也在其朋友圈中发表了同样的观点。

何小鹏对车企停产的担忧,截图自其个人微博

两人的警告一经传播后,很快就成为了业内颇为关注和讨论的焦点话题,很多人担心随着国内疫情的持续,整个汽车行业是否会就此停摆。

会有这样的担忧,并不令人意外,毕竟在此之前已有一汽大众、上汽大众、东风日产等传统车企,特斯拉、蔚来等新能源车企,均已宣布过短期停产,或者已经处于停产中。

上海疫情还在蔓延,一些车企无法再等,已经行动了起来。

按照上汽集团昨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自本周一(4月18日)启动复工复产前的压力测试后,目前已经实现闭环生产,首辆车已经下线。在此之前,上汽部分工厂由于疫情影响陆续陷于停工中。

与此同时,据特斯拉上海工厂高层透露,特斯拉上海工厂也于昨日恢复生产。按照时间推算,特斯拉上海工厂也因当地疫情影响,自上月28日开始停产后一直未复工。

除了位于上海的上汽和特斯拉,身处长春的一汽集团同样站在了复工第一线。

由于长春当地此前疫情影响,自上月3月13日开始,一汽集团在长春的五个主机厂相继宣布停产。而随着本月中旬长春疫情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后,一汽集团也在近日率先宣布复工复产。

面对这些在疫情刚恢复清零、或者还在疫情波及中的车企选择复工复产,虽然在业内看来是一个好的信号,但外界也有声音认为“在疫情还在肆虐的现实下,车企的复工就是在冒险”。

目前上海、乃至全国某些省市仍处于疫情不稳定的背景下,一汽、上汽和特斯拉等车企复工后会遇到哪些挑战?其他还未复工的车企还能等多久?

1、冒险复工的车企们

疫情中的部分车企,率先选择复工。

本月16日,据凤凰网科技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已经通知位于上海超级工厂的员工,为即将到来的复工进行准备工作。另据部分员工表示,特斯拉会于次日开始采取闭环生产方式,即通过大巴车接员工返回工厂,员工之后将吃住在工厂,并且定期进行核酸检测。

昨日,据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制造高级总监宋钢公开介绍,其工厂已经复工,约有8000名员工到岗。接下来的三四天内会逐步进行产能爬坡,以便实现单班制满产。

复工后的特斯拉超级工厂,图源东方卫视

据连线出行获悉,受上海疫情影响,特斯拉上海工厂已遭遇多次停工,其于3月16日至17日停产两天后,3月28日再次宣布停产4天。随后由于当地疫情防控影响,特斯拉取消了在本月初复工的计划,截至本月17日,特斯拉上海工厂停工时间已长达3周。

此次接近3周的停工,也成为了特斯拉上海工厂自2019年底投产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停工,粗略计算已造成超过5万辆特斯拉车辆的产量损失。

选择在近日复工的车企,除了特斯拉,还有同在上海的上汽集团。

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中下旬开始,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上汽集团在上海的部分工厂就开始了闭环生产,实现对于生产员工工作和生活区域“两点一线”的封闭式管理。

比如上海大众安亭工厂早在3月14日就已开启闭环管理,8000余名工人被安排吃住在工厂;此外,包括上汽通用、上汽乘用车、上汽集团下设零部件企业等多家生产企业都通过工人留守的方式进行封闭生产。

然而,随着上海的疫情严峻起来,这样的封闭生产也变成了停产。本月1日,大众汽车集团发言人表示,大众汽车在上海的工厂自当日至5日停产。事实证明,该工厂到了5日依旧处于停产之中。

直到本月15日,据新浪科技报道,上汽集团开始推动旗下工厂复工复产,计划在本月17日进行复工前摸排和反馈情况,次日启动复工复产前的压力测试,对可能产生的风险和问题,及时发现并解决。

对于员工返厂方面,上汽集团也有相关的要求,比如员工必须持有本人7天内核酸检测阴性和抗原检测阴性证明,并在进厂前还得进行一次抗原检测,结果阴性方可入厂。

进厂后,员工也需要接受3天的静默期管理,在此期间每日还需检测核酸或抗原,结果阴性后方可返岗。上汽还要求“员工返厂后未经许可不得擅自离开工厂”,这也意味着上汽复工后依然会采取闭环生产的方式。

同在昨日,上汽集团也宣布在上海临港乘用车工厂已经完成复工前的压力测试,复工后的首辆车完成下线,之后的任务就是在供应链能保持稳定的基础上,尽快实现产能爬坡,力争项目不延期。

上汽在互动平台上宣布已实现复工复产,图源上证e互动

由此来看,上汽和特斯拉已经从停产中走出、实现复工复产。而它们想要实现这一步,前提是需要得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准许。

本月15日,工业信息化部发文表示,要研究建立产业链供应链诉求应急协调机制,设立工业和信息化领域保运转重点企业“白名单”,集中资源优先保障集成电路、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行业666家重点企业复工复产。

次日,上海市经信委就发布了《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通知,并公布了第一批“白名单”,准许666家企业在达到防疫要求后可率先复⼯复产,这些被准许提前复工的企业中汽车及配套企业占比最多,超过了250家,约占整体企业名单的四成,特斯拉、上汽自然被包括在内。

《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图源上海经信委官方微信公众号

与上汽和特斯拉相似的是,位于长春的一汽集团也被当地政府准许提前复工复产。

本月16日,据新华社报道,一汽集团旗下红旗蔚山工厂、一汽大众、一汽丰越、一汽奔腾、一汽解放工厂均已开始生产线的调试为复工做准备,次日这些工厂均已启动生产。而这五大工厂由于长春此前疫情的影响,自上月底开始就已陷于停产。

一汽集团之所以会如此快地实现复工复产,还得益于吉林省政府的推动。据“吉林发布”微信公众号消息,本月16日吉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本轮吉林省疫情防控工作第37场新闻发布会,会上吉林省工信厅副厅长宋晓辉表示要推动一汽及其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率先复工复产。

截至目前,据连线出行获悉,此前陷于停产中的一汽集团旗下的五家工厂均已有序地实现全面复工复产。

一汽、上汽和特斯拉等车企在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的准许下,不仅实现了提前的复工复产,同时也成为了众多关注的焦点事件,以至于被送上微博热搜。但在这样的利好态势下,外界也有很多声音表示了担忧。

连线出行通过翻看相关话题下的网友评论,一些人认为在目前疫情还不确定的大背景下,贸然复工复产或许会有一定的风险,甚至还有网友表示“在闭环生产环境下,如果有一个阳例出现,对于整个工厂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些担忧声中,汽车行业为何会率先复工也成为了很多人思考的问题。

2、汽车行业为何会率先复工?

疫情之下,唯有业内人士才能深切地感受到各个行业中的困境。

前段时间,何小鹏率先在朋友圈中表示“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在这之后,余承东也表示上海如果不能复工复产,5月份之后所有科技/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会全面停产,尤其汽车产业。

对于何小鹏和余承东的担忧,虽然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中国汽车工业经济技术信息研究所所长陈士华看来,“没有这么绝对,只能说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停产的现象”。

但在业内看来算是为整个汽车行业敲响了警钟,毕竟上海的汽车行业是否复工,对于整个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这样的影响,已经显现。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3月第四周总体狭义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日均3.9万辆,同比下降29%,表现相对异常;主要厂商3月第三周、第四周的日均市场零售量分别为3.5万辆、3.9万辆,同比下降近30%。

乘联会还认为,面临更为复杂艰难的环境,尤其是上海疫情爆发带来的汽车产业链暂时静止的损失巨大,次生零部件断供影响将严重影响二季度销量。

上海的汽车产业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也是因为其产业的发展优势。20世纪80年代,基于改革开放的巨大浪潮,再加上便利的海运和陆路交通,上海的汽车工业开始发展起来。全国第一家合资车企——上海大众就诞生于上海安亭。

这之后,随着上海市政府对于招商引资和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围绕着上汽集团、大众汽车为代表的车企,很多零部件企业也纷纷建立起来,其中就包括全球头部一级零部件供应商(Tier 1)博世也来到上海建厂。

时间来到2019年,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立和投产,再次为上海汽车工业注入了新的一股血液。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2021两年,国产特斯拉在中国累计交付近46万辆,形成的现金流不仅为上海带来了更多的税务收入,同时也让一条成熟的新能源汽车上下游产业链在上海的土地上形成。

另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上海汽车行业的总产值达到了7586亿元,约占当年上海市总GDP的17.5%。

这样看来,经过40多年的发展,汽车产业已经成为了上海市经济的支柱性产业。而与上海市相同,汽车产业对于长春市同样重要。

1953年,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仪式在长春举行,并在三年后从这个厂中驶出了第一辆解放牌汽车,这也是我国汽车工业中的第一款国产汽车。随后,除了解放牌卡车,东风、红旗系列轿车也在一汽工厂生产和下线,由此长春市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汽车城”。

第一辆“解放牌”汽车下线,图源一汽解放官微

基于一汽集团的良好发展,到了1987年该集团被国家列为全国三大轿车生产基地之一。为了更好的追赶国外先进轿车技术,一汽基于红旗等自主轿车品牌,走上了合资发展的道路。

从1987年开始,一汽先后与梅赛德斯-奔驰、克莱斯勒等传统车企建立了联系,尝试建立合作,但最终都未谈妥。直到1991年,一汽集团和大众汽车达成了合资合作协议,一汽大众正式成立。

一汽大众成立后,大众旗下奥迪系列车型很快也被引入至生产体系中,也正因如此,国人才开上了国产版的奥迪车。基于与大众的顺利合作,在那些年一汽也与丰田等传统车企建立了合作,并且组建了双方的合资企业。


经过70多年的发展,这座“汽车城”已经成了拥有红旗、解放、奔腾等自主品牌和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一汽丰田等合资合作品牌的全国性汽车产业标志性城市。

相对应的,汽车产业也已成为了长春市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按照《长春国际汽车城规划(2020-2035年)》预测,到2025年长春汽车产业总值将突破8000亿元,占全市汽车产业总产值比重超过80%,主导产业占比超过80%。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和长春仅是中国汽车产业版图中的一部分。

汽车产业作为聚集性代表产业,会基于一定的较大企业形成各自的上下游产业集群,比如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汽车产业集群和以长春为中心的东北三省汽车产业集群。

除此之外,还有以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汽车产业集群、以武汉为中心的中三角汽车产业集群、以重庆为中心的西部汽车产业集群和以北京-天津为中心的京津冀汽车产业集群。

也就在这六大汽车产业集群的发展和联动下,连接起了中国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尤其是进一步促进了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在这一基础上,中国才会成为现在全球范围内新能源汽车最为重要的市场之一。

而这其中,由于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汽车产业集群作为国内拥有最为完备、规模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随之让上海的汽车产业成为了国内乃至全球汽车产业中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汽车产量为 2652.8万辆,其中上海的贡献就占据一成比例。

正因如此,上海汽车产业的快速复工才会显得如此紧迫。“上海是全球汽车行业的核心,上海区域存在大量汽车产业关键零部件供应商,如果疫情不能尽快得到扼制,全国主机厂都将面临停产。”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连线出行这样表示。

在国内某头部新能源车企研发负责人孙浩看来,随着国家及各地政府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高度重视和推动下,汽车产业不可否认已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助推剂,由此在疫情得到控制或者条件允许下,汽车产业会提前准许复工,也实属正常。

如今,一汽、上汽和特斯拉都已率先实现复工,但与此同时,还有更多与汽车相关的企业在焦急等待复工。

3、“蔚小理”们还能等多久?

全国疫情反复发生的背景下,一汽、上汽和特斯拉此前的停产仅是全国汽车行业现状的一个缩影。

本月9日,在蔚来APP中出现了一篇名为《关于近期生产与交付情况的说明》的文章,文章表示由于受到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的影响,其整车生产已经暂停。由于以上原因,近期不少用户的车辆会延迟交付。

在这篇文章下面的评论区,蔚来CEO李斌也坦言道“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受长春和河北疫情影响,3月中旬(上月)有些零部件就已经断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才勉强支持到上周(清明前)。”

李斌同时表示,由于又碰上了上海和苏州的疫情,很多供应商伙伴无法供货,在这样的情形下只能暂停生产。

李斌对于蔚来停产的说明,截图自蔚来APP

基于蔚来官方的声明和李斌的说明,很多人才知道除了特斯拉之外,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头部车企的蔚来也深受影响,只好宣布停产。

而需要注意的是,这已不是蔚来的首次停产。早在去年3月底,蔚来就已宣布,由于芯片等供应链短缺影响,决定自当月29日起,合肥江淮蔚来制造工厂暂停生产5个工作日。

就本月的此次停产,连线出行向蔚来方面问询,对方表示“截至目前,供应链略有恢复,合肥生产基地正逐步恢复生产。后续生产计划还有赖于供应链恢复情况。”这也意味着,蔚来目前仍处于复工前的准备阶段。

正如李斌所说,停产这个情况并不止蔚来一家,就在蔚来遭遇停产的同时,还有很多车企也做出了同样的停产决定。

本月14日,国内自主车企之一的长城汽车宣布,由于受上海、江苏和吉利等多地疫情影响,旗下坦克品牌从即日起暂停生产。也就在这一消息被发布的前一天,坦克品牌官方App就已发布了相似的通知,宣布坦克300车型共涉及8家供应商伙伴停工、停运,坦克300车型于4月14日起暂停生产。

无独有偶,据第一财经报道,本月17日东风日产全国多个工厂也已暂停生产,停产原因主要是受上海等地疫情的影响,主要的零部件供应商无法正常供货。

由于停产的东风日产的工厂处于广州,再结合近期广州的疫情反复,一些业内人士也由此开始担忧同样处于广州的广汽丰田、广汽本田等车企及相关企业是否也会处于停产的风险中。

截至发稿前,据连线出行了解,除了上汽、一汽、特斯拉已经实现复工之外,蔚来正在准备复工,长城坦克、东风日产等车企品牌仍处于停产之中。

而后面这些车企,想要复工也不容易。

“特斯拉之所以会较快复工,主要因为其还有部分原材料的库存,再加上零部件本地化水平较高;而对于蔚来、长城和东风日产等车企,其零部件的供应不仅来源于上海,同时还会涉及到吉林等多个疫情严重的地区,甚至还有海外零部件的供应,因此零部件的供应会受到疫情阻隔的影响,复工自然会相对慢一些。”盖世汽车研究院王显斌对连线出行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这些车企可以在之后像一汽、特斯拉一样实现复工复产,在国内疫情依然反复的现状下,在复工后依然会遇到很多挑战。

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员工复工返岗问题。

由于很多省市出现疫情后,一般出于防控考虑,社区居委会和小区物业会对要求返岗员工的审核更加严格一些。据盖世汽车援引一位即将返岗的车企员工透露,符合复工条件的要求一般是,整个楼层和本人的核酸检测,都必须保证连续7天是阴性。

在这样严苛的审核下,据盖世汽车统计,符合上班条件的员工不到40%。而因为当地居委会和小区物业“不放人”,真正能到岗的可能不到30%。即使社区居委会和小区愿意“放人”,基于目前疫情的性状来看,员工返岗后也有可能会转阳。

“由于目前奥密克戎病毒已经出现变异毒株,传染性会更强,所以即使员工核酸合格后返岗,也有可能会重新转阳,这就要求复工的企业要做好防疫指引的落地,同时返岗员工也需要做好个人防护。”疫苗行业多年从业者刘敏对连线出行这样解释。

除了员工风险外,供应链与货运物流方面的问题也会为车企们的复工复产带来一定的阻力。

据西部宏观报告显示,3月1日至4月9日,上海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19.27%;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6.51%。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3月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分别为46.5%和45.2%,较前值分别回落1.7和4.6个百分点,皆刷新了2020年2月疫情开始以来的新低。

另据中国欧盟商会估计,航运和卡车运输公司正遭遇长时间延误,与封控前的水平相比,上海港的货运量下降了约40%。

基于物流网络的运力不足,有业内人士担忧,在上游原材料、零部件无法及时供应的情况下,不仅会让企业的成本压力进一步提高,同时也可能无法做到很好的复产复工。

基于员工管理和物流、供应链效率不足的风险,车企复工后想要短期内实现产能爬坡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公布一季度销量时曾表示“由于受到供应链中断以及疫情等因素的影响,第一季度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道理的。

如果按照特斯拉停工时间来计算,上月曾在3月16日与17日停产两天,随后又停产4天,其在3月便已经停产6天;而截至4月10日已经停产16天。如果以其2021年12月生产70847台新车的能力计算,这16天已经为特斯拉减少了36566台的产量。

由此就有彭博社分析师对此表示:“鉴于供应链不足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再加上特斯拉通常在季度末加大交付量,所以我们认为上海疫情将对其之后的产能爬坡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而在业内看来,复工后产能爬坡的困境,特斯拉会遇到,一汽、上汽和蔚来等车企同样也会遭遇。

就目前来看,虽然国内整个汽车行业仍处于“旋涡”之中,但好在在全国各地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已经有一些车企成功“上岸”实现复工。但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看来,车企也不能盲目跟风复工,需要根据自身条件来作出取舍。

毕竟在疫情中,车企首先需要为每一位员工的安全负责,而不是一味地追逐销量。而对于这种困境,很多已经订车的消费者也能理解,“等疫情好一点,再提车也可以。”一位消费者对连线出行如此说道。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浩和刘敏为化名。)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连线Insight

    维科号4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