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科创50投中3家,高科技投资的“狙击手”是如何炼成的

光锥智能 2021-11-16 10:04 发文

能找到别人看不到的项目,或别人看到但看不明白的项目,投进去以后帮助企业增值,这就是我们做投资人的价值。

文|罗宁

“万物生华,故曰华山。”

曾有古人如此评价华山在中国的地位,认为五岳之首的华山能带来万物生长,而这也是华山资本(WestSummit Capital)成立时的初衷。

作为一只成立十年以上,管理规模数十亿美元,定位全球化成长期的风险投资基金而言,华山资本在漫长的投资周期中能够达到近10倍总投资收益,在硅谷投出Unity、Twitch等独角兽公司,在中国投出兆易创新、九号公司、芯原微电子、安集微电子公司,且被投企业均在科创板上市并入选科创50指数的成绩,并且10年来在中国的投资项目成功率100%。

而十年之间,只出手投资过几十个项目,就能达到这样的投资效益,让华山资本在一众投资基金中显得更加特立独行。

这离不开华山资本核心投资团队的行业积累,杨镭,陈大同,王志伟,刘明豫四位合伙人已经在华山资本一起合作超过10年。其中创始合伙人杨镭、陈大同等核心管理层都曾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EO/CTO及高管,拥有多年高科技企业运营经验,而当投资目光从硅谷转向中国,这样一只拥有全球视角的团队在硬科技领域发现了别人看不到的机会,被投企业兆易创新的市值超过千亿,而在科创板上市不久的安集微电子当前市值168亿元,九号公司当前市值602亿元,芯原微电子当前市值382亿元,三家科创板上市被投企业均入选科创50指数样本股。

科创50投中3家,高科技投资的“狙击手”是如何炼成的

(华山资本管理合伙人杨镭)

从半导体产业到高端制造,从企业级软件应用到新一代信息技术,行业数十年的从业经验为华山资本创造“飞轮效应”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而当热钱如今开始源源不断涌入硬科技赛道,当高端制造国产化进入大众视野,华山资本为何能够先于时代看到行业中的机会?又是如何做到精准命中每一个目标?这样的高科技领域“狙击手”究竟如何炼成?

光锥智能对华山资本合伙人与管理合伙人杨镭,合伙人王志伟,合伙人刘明豫进行了深度沟通,并试图通过他们的视角还原中国硬科技赛道多年来的变化趋势及投资轨迹,从中也能看到一只中国基金如何在硬科技赛道走出自己的“狙击手”之路。

像“狙击手”一样专注和耐心

站在今天视角下,投资人扎堆硬科技赛道,芯片半导体行业成“香饽饽”,但若把时间轴往回拉十年,那时候硬科技赛道是名副其实的“冷板凳”,当国内基金都在看B2C,移动互联网等项目时,华山资本便已经开始高科技领域的投资。

科创50投中3家,高科技投资的“狙击手”是如何炼成的

华山投资项目列表(部分)

“华山投资专注于四个板块,一是半导体,二是高端制造,三是企业级软件,四是新兴技术。半导体从华山成立第一天起便是重点,由于合伙人中包括陈大同和王志伟等曾在半导体行业有过成功的从业与投资经验以及国际半导体头部企业高管组成的技术专家委员会,华山得以在漫长且孤独的科技道路上走到今天。”

VC行业里有几个硬指标:内部回报率(IRR),基金投资回报倍数(MOIC),但有一个更重要,很多基金管理人都不太常提到,因为很难做到就是投资人的资本返还比率(DPI), 华山资本的DPI在基金里能做到10倍。“基金管理人最重要的是你得给投资人赚到落袋为安的回报”,杨镭对光锥智能说。

杨镭认为,从投资理念来讲,华山除了专注高科技,还求精不求多,十年来华山共投资四十多个项目。“有些投资就像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飞碟射击项目,用霰弹,无数粒子弹打飞了但希望有几粒能打中,那也是一种打法。但我们不是,我们是狙击手,特别耐心地在观察,筛选目标,在等待最合适的时机才“扣动扳机”,这个策略带来的是我们的是高成功率、高回报率。”

专注带来“飞轮效应”

如同所有持续且长久生态模式的公司一样,华山拥有属于自己的投资方法论,围绕半导体、高端智能制造、新兴产业、企业级软件及应用四大板块形成的协同效应组成华山资本的“飞轮”,杨镭认为,“在高科技领域的专注本身就是一件很强大的力量和优势。在硬科技赛道带来了飞轮效应,一旦转起来就将带来巨大的能量惯性。这种飞轮效应给我们带来了高质量的项目源,深厚的业内信息与知识,和给被投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

科创50投中3家,高科技投资的“狙击手”是如何炼成的

首先,在四大领域内,华山常常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或者别人看到却看不明白的项目。正如杨镭所说:“我们在硬科技赛道投资,不是靠FA给我们拿来项目,华山能看到别人很少看到的项目。举例说我们投资的一个项目叫智芯光电,来自于另外一家我们投资的公司联合光电,因为智芯光电创业初期要用到联合光电的产品,当时智芯光电也希望能够寻找一些投资理念接近于联合光电的投资人,所以联合光电就推荐了我们,智芯光电跟我们接触时营收已经是5亿元,但是给我们的估值却是3亿元,而且这个公司在我们之前没有拿过任何其他VC的投资。”

第二,专注带来专业性,并得以站在巨人肩膀上垂直深入。杨镭谈到:“因为华山身后有这么多行业以及企业的专家,这就带来了一个强大的行业背景,在行业里从业多年,我们自己就是专家。我们投资的很多公司在行业中都是专家级别,比如九号公司,所以当我们再去涉足相关诸如机器人或者交通出行领域公司时,我们能站在巨人肩膀上,更进一步,更多了解行业发展的深度与广度。并且为被投企业创造未来和现有投资组合的协同性。”

第三,因为聚焦,可以形成闭环,帮投后企业带来更多价值。杨镭提到通过帮助其投资的公司之间促成相互合作,从而推动各方业务向前发展,这正是投资公司带来的真正价值。”

第四,“飞轮效应”也为拿下项目时带来更强背书。过去曾出现过一些项目同时有好几家基金都在关注的情况,当这些创业者看到华山在以上这些方面能够为他们带来的价值之后,这些公司选择华山资本的可能性会更高,同时也会给到对华山更有利的估值。

杨镭总结道,一支基金能够11年专注做一件事,这种专注会转化为更高的壁垒。

寻找最佳入局点

华山的投资理念,是寻找处于早期成长阶段的公司,并寻找最佳入局点。“就像在亚马逊热带雨林中成长的植物,有的植物没有阳光长不起来,有的恰好落在河边,有阳光有水能长起来,创业公司成功的原因很多,所以投资公司需要去找到让这些种子长起来的要素”。杨镭说。

“华山投资不投太早期的公司,我们只投成长阶段公司,早期公司大多处于PPT阶段,那时候可能产品也没有、技术也没有实现,即没有财务数据也没有客户,团队也是组建不久还没有得到考验与磨合。这时候尽调没什么太多可以做的,投资人多靠赌团队和赛道,这的确是一种打法,但不是我们华山的打法。”

科创50投中3家,高科技投资的“狙击手”是如何炼成的

“很多基金的打法是从娃娃做起,我们至少要从大学毕业或者研究生阶段开始投起,就是已经快成为一个人才但还没完全成才,这个阶段叫‘企业成长拐点’,投资这个阶段对投资人是有较高的要求。这时候公司是有雏形的,有技术、产品、营收,所以要做详细行业尽调,需要有专家的眼光,要非常地懂产业,这是有门槛的。这种阶段很多投资人不敢投,因为这需要有专业的眼光来看,找的恰好是估值和风险相对较低的阶段。

“比如,我们之前投资芯原微电子已经是F轮,因为企业成长过程中太艰难了,给投资人讲故事拿到一些钱向前走一点,再讲故事拿一些钱再向前走一点,一直到F轮。到了这一轮很多投资人还是不敢投,因为他们看不懂,所以估值变得有吸引力了,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企业成长的拐点,投了进去。2020年8月18日,芯原在科创板挂牌上市,目前市值约373.85亿元。”

杨镭认为,华山资本的优势在于“找到或者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项目,别人看到看不懂的项目,投进去以后帮助企业增值”,这也是华山资本作为投资人的价值。

全球视角与中国机会

2016年之后,华山资本逐步将投资的主力都放在了国内。

“中国科技浪潮的兴起,特别是国产自主,进口替代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杨镭判断。

将全球科技市场扫描很多遍之后,华山在国内投资以及对如何先于他人找到优秀的公司标的有敏锐的嗅觉,这就是全球视角带来的时间差优势。

“一个伟大的公司必须诞生于重大的科技或社会变革之下,比如现在开始进入到云时代,就会出现一批优秀的公司,他们会用云原生的思维去考虑来代替以前的老公司。”这是杨镭认为中国相比海外进步最快的地方,“比如,数据库公司Oracle成立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现在快五十年了,它那时候没有云的概念。现在整个服务器市场和过去很不一样,所以必须要有新的思想。”

在杨镭看来,国内硬科技公司又有了新的机会。于是,从低端到高端的进口化替代正在加快:“第一波进口替代往往是国外成熟的技术,比如存储芯片,兆易创新在这个行业已经非常成熟,但国内当时还没有公司在做,行业成熟的标志是只有三五家公司,基本上到了头部垄断;第二波就是薄利竞争,比如低端制造,这种海外企业也没有办法做,国内公司有机会,这是以前的机会。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国内新的科技公司可以做出以前不敢做的东西,这是新一轮机会。”

创业和投资,

都要有“艺术+科学”的视角

作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以及投资人,杨镭也分享了创业者可能会犯的错以及应该如何避免的方法论。

在他看来,创业者有一种情况是拿着技术找市场,这种情况特别多,问题在于“拿着锤子的时候,看到谁都是钉子”,这样的科技企业风险很大;另一种则是看见了市场找技术来开发,中国的科技现在有很多这样的机会。

与此同时,硬科技创业和B2C/商业模式行业有很大不同,杨镭认为无论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在进入硬科技赛道时至少要迈过三个门槛:技术、产品、市场。所以,投资科技公司和投资B2C公司的投资逻辑是不同的。许多过去成功投资商业模式类的基金,现在要转型去投资高科技是要有一个较深的学习曲线的,甚至要交不少学费的。

在杨镭看来,华山资本能够在硬科技赛道取得成绩,得益于团队丰富的创业以及投资经验,“一个人如果没有10年行业背景+5年投资背景不应该称自己为投资高手,就算你在行业中是成功创业者/企业家,但出来也还不一定能投资成功。”

对于投资科技公司,杨镭最看重的特质,第一,是不是真的在解决一个问题;第二,这个问题是不是可持续的、新兴的、颠覆性的、市场是不是够大;第三,为什么是你能做成,这要考察团队。

对于投资中可能出现的错误,杨镭如此总结:“投资这个事情,是对一个投资项目进行360度无死角的理解和分析,但凡失败都是因为在360度角的某一块理解出现误判。”

“总之,创业和投资,都要有‘艺术+科学’的视角。”杨镭对光锥智能说到。

杨镭也呼吁硬科技公司更应该注重ESG,尽管ESG和企业利润并不直接挂钩,但当一个企业去做对社会有利的事情的时候,潜在价值可能会让它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会给企业带来了好处。比如,对企业风气产生正面影响,增强企业管理的向心力。ESG对高端制造业有很明显的影响,“如果一个公司生产的东西是对社会有有益的,那是在推动社会朝前进步,社会也会给予你反馈。”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光锥智能

    关注产业经济的数字化转型...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