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虚拟偶像女团A-SOUL塌房,字节跳动血汗工厂?

雷达财经 2022-05-17 15:49 发文

A-SOUL官方账号宣布,成员之一珈乐因身体和学业的原因将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紧接着珈乐背后的“中之人”被曝工作强度极大、遭到公司的pua和霸凌、且没有公正的薪资待遇,这在粉丝群体中激起了轩然大波。字节跳动甚至被指“血汗工厂”。

雷达财经

文|张凯旌

编|深海

出道时曾喊出“永不塌房”口号的国内顶流虚拟偶像女团A-SOUL,并没能持续兑现这一诺言。

5月10日,A-SOUL官方账号宣布,成员之一珈乐因身体和学业的原因将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紧接着珈乐背后的“中之人”被曝工作强度极大、遭到公司的pua和霸凌、且没有公正的薪资待遇,这在粉丝群体中激起了轩然大波。字节跳动甚至被指“血汗工厂”。

虽然5月14日,A-SOUL官方否认了对中之人存在霸凌、压榨等情况,并公布了中之人的薪资构成,但这依然没能平息粉丝们的愤怒。目前已经有数位粉丝表达了将停止为A-SOUL进行任何付费的决定。

雷达财经了解到,A-SOUL来自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的联合企划,于2020年11月上线,发展至今全网粉丝已超2000万。

由于人工智能交流技术目前很难实现与粉丝的实时互动,A-SOUL采用的是虚拟主播模式,团中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位虚拟偶像的背后,是五位在网络之下进行表演的真人演员。二次元美少女和三次元真人,是“皮套”和“中之人”的关系。

然而这种关系,却为塌房埋下了伏笔。如今,可能是最能接受元宇宙的一批年轻人,已对字节跳动,甚至是虚拟偶像团体的品牌产生了不信任感。

01

中之人,“偶像”还是“打工人”?

在众多A-SOUL粉丝心中,珈乐的“毕业”可能是近一周来圈内发生的头等大事,因为通过这件事他们才发现,站在国内虚拟偶像塔尖的A-SOUL,其背后中之人的生活水平可能还不如自己。

A-SOUL的吸金能力是被数据验证过的。2021年,A-SOUL五位成员仅直播礼物的营收就超过了2400万元,其中珈乐在自己的生日会直播当天收入达197万元。而这还未将周边贩卖、与欧莱雅、肯德基等品牌方的推广合作等收入来源计算在内。

另据乐华娱乐的赴港上市招股书,2021年公司泛娱乐业务收入达3787万元,同比增长近80%,毛利率高达77.7%,A-SOUL在其中占据重要份额。

但中之人的现状,却与A-SOUL的火热形成了鲜明对比。A-SOUL官宣珈乐将进入“休眠”状态,停止活动后,珈乐中之人的网易云、微博、B站等个人账号很快被粉丝扒出。

其个人动态中充斥着“工作强度过大导致满身病痛”、“长期加班到深夜凌晨3、4点”等内容,并称自己训练中胸椎受伤,自费去学习舞蹈,被动作捕捉服划伤工作人员却毫不关心,还遭到了领导的辱骂。

另有来自字节内部,曾发出员工证的知情人士在论坛中爆料称:“A-Soul成员在企划内部地位极低,一直以来工资仅7K,后期运营提出涨薪至11K底薪+1%的直播营收提成,但涨薪条件是成员必须要续约。”据此计算,粉丝充一个“舰长”花费的138元,在与B站分成后,珈乐的中之人到手仅有不足7毛钱。

5月11日,A-SOUL官方对此给出了回应。其在《给一个魂(A-SOUL粉丝昵称)的一封信》中表示,网上传的有关收入数据的信息,都是假的。与小姐姐们本人及团队接触小姐姐比较多的人核实过后,也没有听到“虐待”这样的词。

不过,A-SOUL官方也透露,由于收入要分给直播平台、乐华娱乐等,还有较多的研发和美术成本,“单项目视角看目前还处于较大幅度的亏损状态,因此给虚拟偶像的收入暂时无法比拟当红真人艺人(至于五险一金和社保,肯定是都交的)。”

“当这个企划失去公信力了,真的假的我都不想信了。”A-SOUL在B站发表的回应评论区中,这条高赞的评论是不少粉丝内心的真实写照。在他们看来,当五险一金和社保都成为谈资时,企业已经不可能给中之人们提供足够匹配其行业竞争力的待遇。

微博上,粉丝们开始通过刷屏的方式抬升“抵制字节跳动压榨员工”、“A-SOUL成员遭遇公司PUA”等话题热度,甚至指责字节跳动是血汗工厂;而在其余四位成员的直播中,粉丝们也喊出“无车无米”(不责怪成员,不送出付费礼物)的口号来切断直播收入,希望能逼迫运营方进一步满足提升团员待遇的诉求。

5月14日,A-SOUL再次针对近期事件发布说明,其在公布与珈乐中之人解约合同的同时,也透露成员的收入结构是“固定收入+奖金+直播(B站&抖音)总流水10%”,还表示经内外部调查A-SOUL企划不存在霸凌、压榨的情况。

但这份声明依旧被粉丝们打上了“避重就轻”的标签。

“调查能否出具独立的报告?收入构成是何时确定下来的?珈乐幕后扮演者是否需要承担违约责任……”雷达财经注意到,微博中已经有网友公开了一个魂联合委员会向A-SOUL制作委员会递交的联名公开信,其中对公司14日的回应提出了多点质疑,并要求公司在5月17日的例行QA中给出答复;超话中,甚至有粉丝希望企划能就此结束,让姑娘们停止被压榨。B站的万舰主播、圈内的顶流偶像团体,真实身份只是在杭州被迫996的打工人,这在粉丝们看来,是无法被接受的。

02

虚拟的皮囊,真实的情感

事实上,粉丝们的情绪不难理解。行业人士认为,无论是虚拟偶像还是现实偶像,都有一条相同的底层逻辑,即为粉丝提供足够的情绪价值。但这种情绪,归根到底还是寄托于真人的表现力上。

A-SOUL在2020年底的出道并不顺利,其曾一度遭到大规模、长时间的攻击和质疑。因为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的联合企划,从一开始就踩在了虚拟偶像圈受众“资本下场”和“无脑饭圈”的雷点上。部分二次元爱好者认为,这是资本力量对二次元纯净生态的一次“入侵”。

而让A-SOUL风评发生逆转的,正是其背后中之人的人格魅力。A-SOUL的背景设定是生活在虚拟城市枝江五位性格迥异的少女,为了成为偶像而共同奋斗,每周均会在B站上直播,涉及歌舞,游戏,杂谈等各个领域,平时还会产出小剧场等。

以嘉然为例,其曾在今年3月的生日会直播中收到了粉丝共计259万元的打赏,创造了国内虚拟主播单场直播收入的新纪录。而嘉然的直播首秀,就曾表演“宅舞20连”,被粉丝们高呼“一战封神”。

此外,A-SOUL的直播里会有“小作文回”,专门用来读粉丝的投稿。而一次直播中,有粉丝在小作文里描述了自己一天辛苦工作加班,在郊区出租屋独自居住的日常,嘉然在朗读过程中数次忍不住转身痛哭,这段录播在B站有上百万播放,即使虚拟形象并未有表现哭泣的功能,其真实的反应也让不少粉丝为之动容。

其他四个成员也都各具特点。向晚是会弹吉他的“才女”,曾在面对弹幕“水母只能度过相对失败的一生”时坚定地回应道“你怎么知道水母就没有梦想呢?”;乃琳情商超高,善于接梗造梗,带热气氛;担任队长的贝拉曾让大家随意点播包含117支舞蹈的名单,实力超强;而珈乐则是“vocal担当”……

更令粉丝们感到惊喜的是,五个成员的表演和直播,一直在以肉见可见的速度进步。再加上每周的直播中,成员们都会分享日常、与粉丝互动,一路走来,A-SOUL成员与粉丝们的距离不断拉近,彼此之间也产生了朋友般的情感联结。

“(她们)不会跟你伸手要钱,但是会让你感觉自己被在乎。”、“谁能接受自己相处很久的朋友,外表还在,但灵魂已经彻底变成一个陌生人呢?”对于粉丝们来说,中之人的角色,或许是不可替代的。

虚拟人技术公司中科深智CEO成维忠曾表示,一旦虚拟偶像换了一个中之人,原先与粉丝之间的情感联系就会戛然而止,这时候这个角色的生命周期也就走到头了。

不过,虽然中之人已经成为了虚拟偶像的内核,但其毕竟还要依附于虚拟形象,也不似真人偶像那般存在另谋出路的可能。因此顶流虚拟偶像中之人的议价权,很难向真实的“爱豆”看齐。

03

大热的风口,难做的生意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元宇宙概念盛行和内娱明星不断塌房的大背景下,资本对虚拟偶像的追逐正愈演愈烈。

仅就字节跳动而言,除了A-SOUL外,其打造的卡诺橙已在2021年春节亮相北京台春晚,今年年初,公司还对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智能终端负责人茹忆打造的虚拟IP形象李未可背后的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独家投资。

与二次元结缘颇深的B站也在虚拟偶像领域多有布局。2019年其曾收购拥有洛天依、乐正绫等虚拟偶像的上海禾念公司,此后公司还投资了日本线下/线上虚拟演出的技术服务商Lategra,并收购了以虚拟偶像孵化及虚拟形象直播为主业的迁誉网络。

据统计,2021年有16笔虚拟偶像相关投资,融资金额从几百万人民币到数千万美元不等。而至2022年,仅1月就有超4亿元数百起相关融资。天眼查显示,目前中国虚拟偶像相关企业近29万家。

然而,这也让人们逐渐认识到了虚拟偶像这门生意,并非看上去那样一本万利。

首先,孵化虚拟偶像需要极高的成本。有接近A-SOUL项目的投资人曾透露,A-SOUL的日常直播是用电影《阿凡达》同类型光学动捕棚来做的,一个摄像头价格数十万,一个棚根据精度需求可能有数十个这样的摄像头。这与一般主播日常直播的成本可能差了不止一个0。

这种成本也延伸到了运营过程中,瑞银报告指出,高级虚拟人物的先期投入成本平均为3000万元。A-SOUL的单曲制作成本约200万元,一场线下演唱会成本约2000万元。

然而,即便有着巨额的投入,结合当前的技术手段,虚拟偶像也很难不在粉丝面前出bug。

2020年爱奇艺推出的虚拟偶像选秀综艺《跨次元新星》中,就有大量虚拟偶像建模阶段出现问题,表演过程中姿势更是极为奇怪,甚至出现了“宕机”和“破音”。

而在A-SOUL成员的直播中,穿模、卡顿、面部捕捉崩溃、音画不同步等现象也时有发生,画质渲染和直播推流问题频发。几乎每周的官方Q&A中,都有粉丝对技术的建议和质疑。今年4月,技术力的滞后甚至造成了一次高级别事故:在直播准备阶段,OBS推流和电脑先后卡死,重启后仍旧影响当晚直播,最后直播被迫取消。

其次,变现也是一大难题。不同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无法参与到收益更高的影视综领域,其在品牌推广方面也会受到不小的限制。

如走国风形象的虚拟偶像翎Ling在小红书上的第一次带货推广,就遭到了小红书平台用户的群嘲,一大原因是其面部皮肤状态和颜色与真人存在一定差距,这让其带货的彩妆上脸后显色的真实性大打折扣。一个虚拟人物,如何能有“滋润不干”的口红使用感?

在此背景下,即使如A-SOUL这样的头部虚拟偶像也仍无法摆脱巨亏的窘境。

更重要的是,如今虚拟偶像曾引以为傲的“不会塌房”也成了一句伪命题。所谓的“虚拟”,仍需依靠人工的方式进行动作或角色行为管理,而一旦中之人出现变故,塌房的风险依旧高悬。

此前被视作第一虚拟主播的日本虚拟偶像绊爱,也是因为公司增加了新的中之人,激起粉丝不满,最终人气下滑,走向休眠。

虚拟偶像将走向何处?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雷达财经

    2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