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数字科技,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

孟永辉 2021-02-20 14:37 发文

这是《辉常观察》的第1182篇原创文章

文/孟永辉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技术看成是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那么,数字科技就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既然是一种“基础设施”,数字科技就无法仅仅只是简单地存在于某个或某些场景当中,它应当是一个普适的存在。但是,现实情况却是,人们仅仅只是把数字科技看成了单一的行业,不断让它失去这种普适性。

很显然,对于数字科技这种孤立且片面的认识是无法让它获得长久且持续地发展的,同样地,如果数字科技仅仅只是沦落成为金融科技的代名词,一样会让它的功能和作用大打折扣。因此,让数字科技真正回归它的本质,而不仅仅只是让它成为金融科技的代名词,才是确保数字科技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和效能的关键。

这就需要我们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的关系。当关系理顺了,数字科技的发展才能顺畅,才能真正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基础设施”。经过我对数字科技的长期观察,有关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之间的关系应当包含如下几个方面。

金融科技是数字科技的场景,而不是全部

对于数字科技,人们的误解很深,甚至还有很多玩家简单粗暴地把它和金融科技划等号。这种做法非但无法真正发挥数字科技的功能和作用,甚至还会把数字科技的发展带入到类似互联网金融的死胡同里。事实上,所谓的金融科技,仅仅只是数字科技的一个场景而已,除此之外,数字科技还能与金融之外的更多场景产生联系。

究其原因,这是由数字科技的基础性所决定的。所谓的数字科技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行业,而是一种较为基础的底层技术,同互联网一样,它能够与几乎所有的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产生联系,并且让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产生改变。对于金融行业,抑或是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讲,它们仅仅只是数字科技改造的一个场景而已,绝不是数字科技的全部。

然而,很多的数字科技玩家将自己看成是金融科技的代名词,最终非但无法让数字科技的功能和作用得到真正发挥,甚至还将会把数字科技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让数字科技跳出金融科技的牵绊,站在更高的维度看待数字科技本身。

将金融科技看成是数字科技的一个应用场景,并且以金融科技为突破口来寻找数字科技对更多行业和场景的结合点,才能让数字科技的功能和作用得到更大程度上的发挥。如果一味地将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相连,如果一味地将金融科技看成是数字科技的唯一,非但无法让金融行业得到改变,甚至还会把数字科技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

因此,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之间关系,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金融科技看成是数字科技的应用场景,以此来寻找金融科技与数字科技更加协调的关系。当金融科技不再是数字科技的唯一,数字科技的发展才能真正跳出互联网金融的牵绊,并且打开更大发展空间。

数字科技的本质是技术,而非金融

对于数字科技究竟是什么,人们其实一直都是模糊的。在很多情况下,想当然地将数字科技等同于金融,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必然。这种简单且武断的看法非但无法促进数字科技的良好运行,甚至还将数字科技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这是现在数字科技之所以备受诟病的根本原因所在。

笔者始终认为,数字科技与金融并不存在过多联系。如果我们非要找到数字科技与金融之间存在的联系的话,数字科技的玩家主要以互联网金融的玩家或许是最直接的联系了。从本质上来看,所谓的数字科技其实并不是什么金融变种,它更多地展现出来的是技术属性。需要明确的是,数字科技并不仅仅是指衍生于金融行业的数据,它还包含了人工智能、区块链、量子计算等诸多的新技术。

因此,相对于将数字科技看成是金融的再进化,我更加愿意把数字科技看成是一种技术,并且是一种新技术的集合。当我们把数字科技看成是技术的一种,而不是金融的一种时,它的发展才能跳出互联网金融的怪圈,真正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时代。

当然,在将数字科技的本质看成是技术之后,我们同样还要从更深的角度来弄清楚数字科技的本质。即,数字科技并不是单一的新技术的统称,也不是单个新技术的简单相加,而是新技术在融合之后衍生出来的新物种。换句话说,数字科技其实是一个新技术的聚合体,数字科技的玩家是能够将新技术真正聚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并且应用到不同场景当中的玩家。

当我们以这样一种角度来看待数字科技的时候,所谓的数字科技便不再仅仅只是与金融始终都扯不清关系的存在,而是真正变成了一个新技术的聚合体,而数字科技的玩家也不再仅仅只是一个披着数字科技外衣的金融玩家,而是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技术极客,他们用聚合着诸多新技术的数字科技来改造着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并且真正开启了一个完全有别于上半场套路的新时代。

数字科技是改造者,金融科技是改造对象

对于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关系的模糊,还表现在人们对于它们角色定位的模糊。在很多情况下,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被人们当成是一种对等的存在,即它们之间的层级是相同的。对于数字科技和金融科技的这种模糊的认识,最终让数字科技的功能和作用无法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仅仅只能成为一个束手束脚的存在。

在我看来,数字科技和金融科技的层阶与定位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简单地将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等同起来,并不能够真正促进两者更好地发展。在很多情况下,数字科技更像是一个后来者,而金融科技则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这就好比互联网与传统行业,互联网是新生的,而传统行业是陈旧的,互联网是改造者,而传统行业则是被改造的对象。换句话说,数字科技是改造者,而金融科技则是被改造的对象。

当我们无法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的这一层关系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行为和动作就始终都无法跳出数字科技是金融科技的承继者的条条框框,最终,所谓的数字科技的功能和作用同样也无法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观察当下的数字科技市场,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略带走形的发展状态。很多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是数字科技的玩家,却一直都在把数字科技将金融科技划等号,最终数字科技丧失了改造者的地位,最终沦为了一个和金融科技一样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之间关系另外一个关键,就是要重塑它们的改造者与被改造者的地位。

金融是数字科技的母体,但不是唯一母体

那些将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密切联系的玩家,通常是把数字科技来源于金融作为的“护身符”,并以此来强化数字科技与金融行业之间的联系,最终把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划等号。毋庸置疑的是,数字科技的确来源于金融,但是,我们同样要明白的是金融并不是数字科技的唯一母体。

按照笔者的理解,数字科技的母体是多样的。除了金融之外,互联网也算是数字科技的母体。因为经过了互联网时代的洗礼之后,人们的很多行为习惯都从线下迁移到了线上,并且以数据的形式沉淀了下来。数字科技的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其实都是由此衍生而来的。

因此,金融并不是数字科技的唯一母体,仅仅只是它诸多母体当中的一个。如果我们将金融科技看成是金融的一种,那么,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就不能划等号,金融科技只能成为数字科技的新型母体。理顺了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的这一层关系,我们才能避免让金融成为数字科技的唯一,真正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之间的关系,并且让数字科技的发展进入到全新的发展轨道里。

对于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的模糊认识,最终让数字科技沦为了金融科技的代名词和避风港。当数字科技的发展进入到深水区,特别是当数字科技因金融的标签而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要真正理顺数字科技与金融科技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所谓的数字科技才不再是金融科技的避风港,更不是金融科技的代名词,而是真正有了新的内涵与意义,并且有望发挥出类似互联网技术一样的魔力,催生出数字经济的全新时代。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战略咨询顾问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孟永辉

    **撰稿人,专栏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