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造车新势力2019年终总结:有人掉队,剩者奔赴更难的2020

车智2019-12-31 08:41

2019年,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是艰难的一年。

 

在这一年,有的品牌已经掉队,掉队的品牌,意味着以后再看到的几率就很小很小了。还在继续奔跑的品牌,则集体奔赴更难的2020。

 

赶在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2019年12月30日,特斯拉在临港工厂向第一批员工用户交付了15台国产Model 3。

 

两天前,特斯拉的中国学徒蔚来汽车,在深圳举办了第三届的NIO Day,作为2019年蔚来车主最喜欢的歌手,邓紫棋现场献唱了一首《倒数》。台上的李斌、台下的车主,都不再掩饰蔚来缺钱的困境。

 

作为2019年造车新势力的年终总结,熟悉的套路是应该留下一定的篇幅悼念那些掉队的品牌,但是,这已经意义不大了,这一波造车新势力中,忽悠的和干实事的一样多,还是把目光聚焦在还在继续奔跑的品牌,以及他们即将面临的更难的2020。


 


 

01

继续奔跑的品牌: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在2019年融到钱的造车新势力不多,包括了威马、小鹏、拜腾、天际、奇点、零跑等有限的品牌在这一年拿到了钱,但融资金额普遍不及预期,这也导致了仍需输血的造车新势力,在这一年里,举步维艰,所立的销量Flag集体扑街。

 

在2019年,国内造车新势力品牌,在市场上还有较大声音的,可能就剩下那么几家了,一巴掌数得过来,头部交车较多的是蔚来、威马和小鹏,抢在2020年到来之前,宣布首款量产车型U5上市的爱驰,以及宣布下线首款量产车型ME7的天际。

 

在2020年,爱驰和天际需要做的是,尽可能的进行多交付,月交付量至少要稳定在千台以上。这个难度很大,毕竟前面的蔚来、威马和小鹏,峰值月交付不过是2000-3000台的水平,在车市连     续下滑的2019,这已经是很难得。

 

如果月交付做不到稳定在千台以上,爱驰和天际,也就可能和前面掉队的品牌一样了,前面类似的故事发生了太多了,希望不是历史重演。至于FF,履新CEO一职的毕福康,今天在北京毫不掩饰的说,回来要钱准备量产,但是,贾跃亭的债务危机,依旧没有解除。

 


1


蔚来:2019最惨的人李斌


 

蔚来是2019年的话题王,一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刷爆了朋友圈,但是,对于蔚来解决自身的问题,这类的文章是没有任何的帮助的。蔚来要做的是,开源节流、提高资金效率。



在亦庄国投的100亿和湖州的50亿地方政府驰援资金黄掉后,李斌和腾讯不得不联合购买上市主体NIO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暂时解除了蔚来的现金流危机,但本质上并没有解决问题。

 

蔚来也开启了一系列的节流工作,包括再三的裁员,砍掉烧钱的业务,这些业务包括了FE车队、并且计划将NIO Power单独融资,但融资截止发稿前都没有任何进展,至于NIO House,则开始关停,并转向类似特斯拉的更灵活、成本更低的线下店。

 

李斌一直在自救,方向包括了传统车企和地方政府,是的,和传统车企洽谈,目的可能是寻求整体并购,但,主动权不在李斌手里,至于地方政府,有了亦庄国投和湖州的前车之鉴,有心有力的地方政府,也可能会把蔚来被并购作为一个条件,但确实是有地方政府还在接洽蔚来。

 

在今天盘前刚刚公布的Q3财报显示,蔚来在Q3的净亏损为25.2亿元,同比下降10%,非GAAP下亏损24.5亿元,同比增长3.1%,交车量为4799辆,环比增长35.1%。受到财报影响,蔚来盘前涨幅超过10%。

 

据外媒报道,蔚来成立以来,累计亏损50亿美元,但李斌否认了这一数字,但,彭博社的分析师认为,在2020年,蔚来的亏损将会超过12亿美元,资金缺口仍旧是巨大的。

 

2019已经是最惨的李斌,2020年会时来运转吗?

 


2


威马:被吉利索赔21亿


 

作为传统汽车人造车代表的威马,在2019年3月宣布C轮融资30亿人民,并且在下半年的时候宣布希望6个月内完成D轮融资10亿美元,D轮融资的情况相对清晰,还是看到了地方政府的身影,威马也满足了地方政府的诉求,静候官宣吧。



 

在销量方面,威马汽车的销量,可能是打脸的,因为在2018年,威马希望在2019年完成10万辆的销售,即便是造车新势力销量最多的蔚来,累计销量也不过是3万台。

 

对于威马而言,除了融资的利好,销量的打脸,还有最糟心的事情就是,被吉利汽车研究院,以侵犯吉利汽车的商业秘密为由,起诉威马汽车及其旗下4家公司,该起诉讼案的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威马的2019,有悲有喜。

 


3


小鹏:一场失败的520升级


 

2019年是小鹏开始规模交付的一年,但大规模交付的时间,也是来到了4月份,很多消费者都等车等了1年时间。但,这些消费者的等待,并没有被小鹏所珍惜,现实可能更加的残酷。

 

在2019年7月,小鹏宣布新款G3正式上市,新车续航最高可达520km,新车续航简单形容就是“加量不加价”,这让提车时间最长不过3个月的老款G3车主愤怒不已,并且引发了车主大规模要求退车的风波,这场彻底把小鹏汽车本来就还需积攒的商誉打没了。今年的交付目标,自然也是完成不了了。


 

为了更多的交付车辆,小鹏推出了网约车品牌“有鹏出行”,并且在广州率先投入使用。在融资方面,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曾在2018年豪言壮语的宣称,计划在2019年融资200亿,但现实很骨感。

 

直到2019年11月,小鹏汽车终于官宣了C轮4亿美元的融资,新增的投资人还是何小鹏的朋友圈——小米,何小鹏等老股东进行了跟投。但,小鹏+小米,双方讲了一个新的故事:汽车与IoT融合的故事。

 

缺钱,是2019年造车新势力的共同问题,但是,每一家都有自己难念的经,这就是现实。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问题可能会更严峻。



 

02

剩下的奔赴更难的2020


  

2020年将会更难,难在几个方面:1、新能源补贴全面推出;2、汽车整体销量不容乐观,新能源汽车销量前景未卜;3、特斯拉的国产;4、融资难。

 

在2020年,新能源补贴将全面退出,在2019年,新能源补贴滑坡后,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是连续下滑,并且大多的销量卖给了的士、网约车等B端用户,让人不得不思考新能源汽车的C端市场是否真实存在。

 

但是,另一方面是特斯拉的高歌猛进,不断创下新的交付记录。或许,也就是在于产品力的问题。蔚来被誉为是首个品牌力超过产品力的中国汽车品牌,虽然蔚来成为首个将售价提到40万以上的中国汽车品牌,但,接下来需要证明的是可持续性。



在NIO Day 2019,蔚来推出了掀背版的ES6——EC6,对标的就是同样在2020年量产的特斯拉Model Y。此前,国内的造车新势力,都将竞争的目标锁定了国产的Model 3。但是,从产品力来看,没有一个会是Model 3的竞争对手。

 

特斯拉在2019年倒数第二天,选择了将首批15辆国产的Model 3交付给内部员工,Gigafactory 3从开工建设到量产交付,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根据数据显示,目前,特斯拉的周产能达到了1000台,在2020年采用两班倒产能即可翻番。

 

在国产化率方面,目前Model 3的国产化率为30%,在2020年中将达到50%,在2020年底将达到100%。随着国产化率的提高,Model 3的售价极有可能会调低,此前,外媒报道称过程Model 3售价将下调25%,起售价将会低至28万左右。



特斯拉的竞争对手,显然不会锁定任何的国内造车新势力,特斯拉的竞争对手是奔驰C级、奥迪A4L、宝马3系、雷克萨斯ES等,这些车型在美国已经一一被特斯拉Model 3打败了,在中国市场,会重演类似的剧情吗?

 

从上述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在2020年面临的市场环境,将会更加的恶劣,融资问题始终是悬在造车新势力头上的一把刀,但,特斯拉成立16年来,也一直被资金问题困扰,但也一路发展到了今天。

 

在市场竞争方面,2020年的市场环境更加开放,对于产品力不足的造车新势力而言,要想继续留在这个战场就很难了。除了产品力,在资金的使用效率、融资的效率和销售能力,都将左右造车新势力的生存。

 

更难的2020年,剩下造车新势力会是哪些家呢?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文章点评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