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陈根:人工智能四小龙,风光背面风险犹存

陈述根本 2021-10-11 09:21 发文

文/陈根

近年来,全球人工智能发展迅速,人工智能产业也成为社会备受关注的行业之一。市场对人工智能的热情持续高涨,不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传统制造企业,纷纷加码人工智能。在“商业落地”成为当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鲜明主题词的背景下,商汤科技作为AI四小龙,从一众人工智能企业中脱颖而出,领跑市场。

虽然不知道商汤科技是否取名于“兴兵伐夏,开创商朝”的商汤,但以视觉识别技术起家的商汤科技,作为AI行业的领跑,也可以说是具备颠覆一个时代的潜质。无论是算法还是算力,商汤科技在同行业都位列前茅,而且有自研的人工智能专用芯片。

如今,商汤正准备年底前在香港上市,拟募资20亿美元。相较于AI四小龙的其他三家诸多不顺的上市之路,商汤科技能否成功上市?依赖政府供给的商汤科技,又能否担任中国在AI领域引领世界这一计划的最大希望?

原创构建“城市视觉中枢”

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的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坚持原创,一直是商汤科技的标签。为了构建深度学习原创技术的底层核心优势,商汤科技在成立之后,便快速投身于两件事:招募人才、自建超算中心。

成立后的最初两年里,深度学习领域中最顶尖的华人科学家几乎都集中在了商汤科技的办公室里,数量一度超过了150人,他们的目标是把深度学习的学术算法创新搬到工业界,并不断夯实原创深度学习框架SenseParrots,这也成为商汤算法的创新基石,更是今天AI大装置平台层的精华所在。

除了创新算法外,算力作为实现人工智能技术的一个重要保障也成为了商汤科技的长线布局——为了拥有自己的算力规模,商汤的创始团队在一开始就建设为AI训练特制的超算中心,这也是AI大装置算力的前身。

陈根:人工智能四小龙,风光背面风险犹存

基于优异的算法和算力,商汤在2015年夺得ImageNet计算机视觉国际挑战赛冠军,其算法准确率刷新了记录,比前一年谷歌的成绩高出6个点,并将算法发表在CVPR上,拉开了AI推动产业革命的序幕。这也是商汤原创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16年,商汤开发了1207层全球最深的深度神经网络再次在ImageNet上夺冠。商汤不断挑战工业红线,创造新的应用场景的优势受到业内外的关注,这可以视作商汤后来探索AI大模型的先驱探索。

事实上,2015年和2016年,也是商汤在进入AI产业界的初期。彼时,行业内更多看到的还是AI技术在解决空间安全、交通管理等方面的市场潜能,这也使得商汤不断探索在这些垂直行业的应用,同时加速在各行各业的商业化落地,为商汤成为AI四小龙奠定了基础。

在7年的发展时间里,商汤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已经渗透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限于传统的安防领域,而是聚焦于整个智慧城市板块,如城市管理、智慧政务、交通、机场、校园、社区等。并且,商汤的智能视觉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被国家确定为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商汤科技的人工智能技术主张为城市构建“城市视觉中枢”。通过打通从数据采集标注、模型训练部署、业务系统上线的整个链路,构建多样化场景需求与模型高效生产的闭环。同时,赋予客户本地模型生产能力,自主满足长尾需求开发。最终,让AI算法的场景化和规模化及自动化生产成为可能。

以“城市视觉中枢”为基础,商汤推出了“AI City端边云一体化方案”,整合端边云智能全技术栈创新,提供商汤智慧城市AI生态系统的中枢能力,支撑智慧城市全场景的业务创新,应用于城市街区、公园、校园、社区、写字楼、银行、机场、地铁等影响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场景。

此外,商汤还建立了开放生态,与合作伙伴共建城市智能应用生态。通过联结上下游合作伙伴,渗透城市场景,为城市管理者、参与者提供更加完善、灵活、适配的整体解决方案,开发各类应用与服务,打通城市公共服务、城市产业服务、城市惠民服务三大智能应用体系,覆盖更多城市场景。

目前,商汤配备了专业的服务团队,在中国建立了6大服务中心,逐渐强化服务能力。同时,还建立创新实验和测评认证等团队,对数据、产品、技术进行持续迭代,将核心能力和智能应用不断优化、不断外延,真正推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风光背面风险犹存

在全面布局下,商汤科技逐渐建立起独特的优势,不论是技术,还是投资,亦或是收入,都在众多全球人工智能企业中榜上有名。

从技术角度来看,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有40位教授引领研发工作,5000名员工中三分之二为科学家及工程师。自成立以来,在全球竞赛中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人工智能发明专利及专利申请。在计算机视觉软件市场,商汤科技市场占用率位列榜首。

同时,商汤科技已经建立了23个超级计算集群,拥有超过2万个GPU,达到每秒1.17百亿亿次浮点运算的总算力。商汤科技还准备在上海临港投资建设AIDC,而这一举措将再次提升算力至每秒3.76百亿亿次浮点运算。

从投资角度来看,商汤科技募集资金用途中,60%都是用于研发,10%用于补充运营资金,15%用于业务拓展,15%用于战略投资及收购。收购的目的是产品/服务开发以及行业渗透,以培养公司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扩大业界影响力。从商汤科技8月的招股书来看,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已经投资了22家公司,使用权益法核算的投资有6695万,还有11.2亿价值的股权投资。

最后,从收入来看,商汤科技之所有被誉为国内“AI四小龙”之首,主要就是因为营业收入排名第一:2019年商汤科技收入为30.26亿,而云从科技是8.07亿,旷视科技是12.6亿,依图科技是7.17亿;2020年商汤科技的营业收入为34.46亿,而云从科技是7.55亿,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暂无公开数据。

陈根:人工智能四小龙,风光背面风险犹存

不论从应用覆盖面,还是技术创新性,商汤都似乎是向好的。并且,商汤目前已向港交所提交IPO文件,准备年底前在香港上市,拟募资20亿美元。但总说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这句话用于形容人工智能企业恰如其分。人工智能纵有千般好,但持续亏损不盈利,始终是导致商汤科技上市艰辛的核心痛点。

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分别亏损了34.28亿元、49.63亿元、121.58亿元和37.03亿元,3.5年合计亏损242.52亿元。此外,2019-2021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63.3%、14.02%和91.94%,其飘忽不定的增长情况实在不能够支撑短期内实现盈利的预期判定。

并且,无论商汤科技怎么说明自己的龙头地位,服务过多少客户,都无法掩盖亏损和收入依赖政府采购的事实。商汤科技AI软件平台可跨行业商业化,主要应用在智慧城市、智慧商业、智慧生活和智慧汽车领域。四大业务中,智慧城市业务收入占比是最高的,2018年-2021年中收入占比分别为28.6%、41.9%、39.7%、47.6%,这些收入依赖于政府部门的采购与支出,属于To G业务。

商汤在IPO前提交的文件也揭示了其对政府的依赖程度。2020年,包括人脸识别和预测性治安管理在内的智慧城市业务贡献了该公司40%的收入。五个最大的客户贡献了其34亿元人民币(合5.25亿美元)收入的近三分之一。这些客户基本上都是商汤所称的服务于城市管理者的“系统集成商”。

与此相对应的,商汤科技的应收账款也很庞大。2018年-2021年中,贸易产生应收账款分别为13.31亿、26.15亿、37.48亿、39.26亿,为当期营业收入比例的72%、86%、109%、238%。商汤科技应收账款高企,假如公共部门客户付款周期延长、客户经营情况变差,会存在较高的减值风险。

AI盈利仍有困局

风光背面风险犹存。事实上,商汤的困境并非孤例,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技术从开发者和实验室中走出来,开始进入到各个行业中,但从人工智能产业向产业人工智能的转型和落地却并非一片美好。除了商汤科技外,AI四小龙的其他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也面临持续亏损的问题。

云从科技2018年-2020年分别亏损2亿、17.63亿、7.21亿,三年合计亏损27亿,即使扣非后亏损也有13.52亿,2020年收入还同比下降6.51%;旷视科技,2018年-2020年Q3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65亿、-12.49亿、-10.39亿,3年内亏损28.4亿;依图科技更是亏损比收入还多,2018年-2020年中扣非归母净利润为-6.51亿、-9.99亿、-4.49亿。

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研发投入较高。众所周知,高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初期几乎等同于烧钱,人工智能更是如此。2018-2021年上半年,商汤科技研发支出分别为8.49亿元、19.16亿元、24.54亿元和17.72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5.82%、63.30%、71.21%和107.26%,在诸多技术创新企业中也属于非常高的研发投入比例。

并且,商业化需要企业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实际的问题,并通过市场进行规模化变现。换言之,人工智能技术变现需要依靠具体应用场景,关系到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力、易用性、可用性、成本、可复制性以及所产生的客户价值。

陈根:人工智能四小龙,风光背面风险犹存

然而,至今,商业化、产业化的速度、范围和渗透率仍然存在一定的“实验室和商业社会的鸿沟”。这意味着,人工智能仍需要从早期普遍强调技术优势,过渡到更加注重产品化、更加融合生态、更加解决实际问题的商业化发展阶段。

另一方面,在国际范围内,对中国影响力的担忧也阻碍了这几家公司的国际扩张。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创新型高科技企业还需要面对不算友好的外部环境。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商汤科技和中国其他人工智能冠军企业——包括旷视科技、科大讯飞和依图科技——列入“实体清单”,指责它们协助了在中国西部新疆地区进行的“压制、大规模任意拘留和高科技监视”。

正如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博士所言,现在的国际环境对于基础研究是一个考验。目前,商汤科技仍然躺在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实体名单”上,这份名单严格限制了其与美国公司展开业务的能力。此外,商汤科技131.65%的资产负债水平、42.23亿元现金流量缺口都是让红墙和资本忧心忡忡的理由。

基础研究从来都是前期投入巨大、外部效应巨大,但自身盈利情况未知的不确定性极高的行业。但即便风险重重,已在人工智能行业耕耘至今的企业们都无法畏缩放弃。人工智能是科技时代的势能所在,长期看市场空间依然广阔。包括商汤科技在内,谁能在AI这片未知的领域开出灿烂之花,似乎仍未有定局。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陈述根本

    维科号8月爆文计划获奖作者...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