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新能源“排位赛”,蔚小理要被定价和供应链“卡”多久?

熔财经2022-05-21 10:13发文

文|熔财经

作者|Alex

轰然“倒塌”的教培业、遭遇剧烈转折的互联网行业、猛然收缩的房地产市场,都发生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若要为整个市场找出一抹亮色,新能源车板块算得上一笔。

在新能源车赛道,“蔚小理”三家掀起的浪花足够汹涌。2021年,小鹏以9.8万辆的年销量占据榜首,蔚来、理想紧随其后,年累计销量分别达到9.1万辆、9万辆。

三家内部的排位虽有变动,但“蔚小理”仍保住了在造车新势力企业中的头部地位。在高增长的市场环境下,新造车领域的变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二线品牌内部出现分化,几家新势力拥有丝毫不逊于“蔚小理”的增速。而蔓延至全行业的“供应链危机”,使得车企的产能承压。2022年,“蔚小理”都将发布新款车型。种种因素汇聚在一起,共同发问:“蔚小理”还能延续此前的辉煌吗?

01. 愈演愈烈的“排位赛”

过去的两年,“蔚小理”三家国产造车新势力企业可谓锋芒毕露,在新能源车赛道引起了巨量的关注。

2021年交付量上,据车企公布的数据,小鹏汽车2021年全年总交付量为98155辆,与2020年相比增长263%;而在下半年交付量反复波动的情况下,蔚来汽车失去2021年造车新势力的“销冠”宝座,以全年销量91429辆位居第二;理想汽车累计实现交付量90491辆,同比增长超1.7倍。

三家的全年交付量均突破9万辆,虽内部的排位出现变化,但在交付量层面仍处于同一梯队。而将视线转向整个新能源车赛道,“蔚小理”目前发展势头良好,但与两年前相比所面临的整体外部环境更为激烈,这也为三家造车新势力的未来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去年12月,哪吒汽车实现交付量10127辆,实现了连续两个月交付量突破万辆。去年八九月,哪吒汽车连续两个月跻身造车新势力销量榜前三甲。在去年多个月份交付量同比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哪吒汽车全年累计交付量69174辆,同比增长362%,这一同比增幅远高于“蔚小理”。

今年1月,在“蔚小理”月交付量环比下滑态势之下,哪吒汽车实现“逆势上扬”,月度交付量实现破万。去年360投资入股成为哪吒汽车第二大股东,宁德时代也对哪吒汽车进行了战略投资,背后的资本力量愈来愈雄厚。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预计今年销量将在2021年的基础上再翻一倍,至少在交付量层面,哪吒汽车正在逐渐成为“蔚小理”不可忽视的对手。

(图源:Wise财经,侵删)

除了哪吒汽车,零跑汽车在过去的一年也呈现出稳步发展的态势。去年12月,零跑汽车实现交付量7807辆,同比增长3.6倍,2021全年零跑汽车累计交付量为43121辆。上周,零跑汽车已向香港联交所递表,欲抢占中国新能源造车新势力的第四个上市席位。

需要承认的一点是,在交付量层面,一线造车新势力企业(“蔚小理”)与二线依旧存在不小差距,但在新能源汽车盘子越做越大的行业背景之下,二线品牌正在生长出“新变量”,二线品牌内部也正在呈现出分化的趋势,一部分企业的交付量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这于“蔚小理”可谓是一个新挑战。

除了二线品牌,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业务也在向“蔚小理”发起反击。去年全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实现销量59.37万辆,同比增长231.6%。随着功率型刀片电池产能的爬坡,预计今年比亚迪DM-i交付量将大幅度增加。

此外,广汽埃安去年全年销量为12.3万辆,超过一众造车新势力,从广汽埃安工厂年产能10万辆规划来看,其产能利用率超过140%。大众汽车在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也呈现出增长趋势,从去年3月底正式上市至去年年底累计交付70625辆。

面对二线品牌的“崛起”和传统车企的“反击”,“蔚小理”还能否站稳高位吗?又或者说有哪些因素在影响着“蔚小理”未来的发展?

02. 掣肘于“定价”

1月4日,财政部官网正式刊发了由财政部等四部委共同印发的《关于2022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2022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2021年基础上将退坡30%。

《通知》一出,激起新能源车市千层浪,最直接的体现是众多车型迎来价格上的普涨。从今年1月到2月,宣布涨价的新能源车企已经超过了10家。据不完全统计,这其中既包括特斯拉、蔚来、小鹏、哪吒这样的造车新势力,也包括比亚迪、上汽荣威等传统车企。

(图源:网络,侵删)

《熔财经》看到“蔚小理”中,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小鹏。1月11日,小鹏汽车发布消息,正式公布全系车型最新补贴后的价格。其中,小鹏P7补贴后售价为22.42-40.99万元,涨4300-5900元;P5补贴后售价为16.27-22.93万元,涨4800-5400元不等;G3i补贴后售价为15.46-19.32万元,涨4800-5400元。

小鹏汽车对于补贴退坡反应最快不无道理。在三家之中小鹏是唯一从低往高发展的造车新势力品牌,且为了突出自己的竞争力,小鹏汽车的售价比另外的两家要低很多,G3i整车售价甚至接近10万元的下限。因而于小鹏汽车,较低的售价是其一个核心竞争点,也是其夺得2021年造车新势力销量冠军的原因之一。

当前新能源汽车正在从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在补贴滑坡的背景之下,众多车型纷纷调高整车售价,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从市场反应上看,价格仍然是决定新能源车销量的关键。国产新能源汽车霸主比亚迪,卖得最好的也是10-20万元这个区间。

《熔财经》认为“蔚小理”中,尤其是蔚来和理想,其优秀的毛利率表现很大程度上源自较高的售价。据财报数据,2021年三季度,理想以21.1%的毛利率,超过全球最会赚钱的传统车企丰田18%的毛利率,而蔚来三季度毛利率则与丰田打平;毛利率最低的小鹏,虽仅有14.4%,但毛利率表现依旧超越大部分传统车企。

虽然“蔚小理”中在消费者品牌印象中已形成“高端化”的认知,但根据目前仍处于“价格敏感期”的新能源车市场环境,在价格上做出下探或许是未来可能的一个方向。实际上,“蔚小理”也正在做出尝试。

2021年12月,蔚来发布了ET5,这是蔚来旗下最便宜的一款车型,起售价为32.8万元。根据蔚来官方公布的消息,如果消费者采用租赁政策,每个月花费980元的电池租赁费用,只需要25.8万元就能入手。

(图源:网络,侵删)

此前,蔚来、理想均定位于高端市场,想要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必定要通过价格的下探进军中端市场,而这也必定将与处于15-30万级中端市场的二线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展开更为激烈的交锋。

值得注意的是,尤其是对于蔚来和理想而言,其已经树立起了相对高端的品牌形象,进入下沉市场后会对其他品牌形成降维打击,就像BBA推出入门级车型与大众、丰田等品牌竞争一样。从这个层面来说,“蔚小理”还是颇具优势的。

但另一层面,2019年李斌曾放出豪言:买蔚来是选择一种中产阶级生活方式。蔚来和高端电动车市场已实现绑定,这一价格下探是否会引发原有车主的不满,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03. 受困于“供应链”

今年以来,停产已经成了造车新势力的关键词。根据《金融投资报》的报道,蔚来汽车自2022年3月份以来,因为疫情原因,其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目前尚未恢复。而受此影响,蔚来整车生产已经暂停。而且,3月16日至17日,特斯拉上海工厂受疫情影响停产2天;3月28日,该工厂再曝停产,原计划停产4天。

2021年1月9日,蔚来的首款轿车ET7正式开启预订。直到2022年1月20日,蔚来官方才正式开启了锁单,宣布ET7的首批展车将于未来两个月到店,并且从3月开始试驾和交车。从预定到交付,时间跨度长达一年。

从预定到交付需经历一年,一方面是蔚来互联网式营销打法的体现,另一方面也折射出其产能正在遭受不小的压力。

2021年10月,蔚来交付的新车数量仅为3667台,环比下滑幅度高达65.5%,官方称10月交付量大幅滑坡的原因是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生产线进行阶段性升级。理想的产能情况也不容乐观。

从2021年11月理想汽车月度交付量首次突破1万辆后,其常州生产基地便处于产能不足状态。根据规划产能换算,常州生产基地单月产能约在0.83万辆左右,理想汽车已连续三个月超过了月产能均值。若理想汽车交付量稳定在1万辆,常州工厂将面临产能瓶颈。

产能不足仅是表象,更深次的原因还是在于全行业面临的“供应链危机”。芯片平均交付周期由2020年11月13周,延长至2021年11月的22.3周,受此影响,蔚来ESP供应商博世供给锐减,导致蔚来ES6、EC6等车型的产能大幅下降;理想因毫米波雷达芯片严重缺货,为原定于去年10月和11月提车的用户选择交付“1个前正向+2个后角毫米波雷达”的三雷达车型,剩下的2个毫米波雷达将通过后装方式在12月份至春节期间补装。

当前的“供应链危机”是全行业都在承受的,并非仅限于“蔚小理”。在这场“供应链危机”中,“蔚小理”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其抗风险能力较弱,背后一个很重要的缘由是对供应链的掌控能力仍相对较弱。

虽然“蔚小理”都从2020年就开始布局三电系统的自主研发,但由于这处于电动汽车最基础的技术领域,不是两三年能实现技术突破。这就意味着截止目前不管是蔚来、理想还是小鹏,所有的核心零部件都依赖于外部供应链。

即便“蔚小理”三家都在积极升级生产线以扩充产能,但较低的技术自研能力使得在诸多层面将“受制于人”,此外由于年度交付量仍低于10万辆,以及传统整机厂和零部件供应商形成多日的稳固合作关系,“蔚小理”还并未成为零部件供应商的优先供给方。

《熔财经》认为,除去“供应链危机”,新能源汽车行业在2022年或将面临第二次“大考”。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渗透率开始加速的初段,产能储备会短期不足,导致收入增速远大于产能增速,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大部分企业会针对未来的渗透率快速调整产能建设,产能阶段性的集中投放导致行业毛利率下降,进而导致超额收益的阶段性休整。

当各方力量集中火力入场,行业产能基数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如何在扩大产能的同时仍保持住当前的毛利率,是“蔚小理”亟待面临的问题,市场也需要其给出答案。

参考文章:

「1」《哪吒、零跑取代蔚小理,造车新势力格局变了?》,Wise财经;

「2」《造车新势力的2021:“蔚小理”格局打乱,二线势力强势进攻》,新京报;

「3」《蔚小理困在2022》,最话FunTalk;

「4」《“蔚小理”的战争,才刚刚打响》,AI财经社;

「5」《造车新势力胜负未分:供应链危机后,“蔚理小”鏖战下沉市场》,价值研究所。

「6」《集体涨价后,新能源车企接连停产!产能预警,潍柴董事长的“预言”会否成真》,金融投资报。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熔财经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