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硬核AI相亲,连续3星期24小时不间断尬聊!快来学习

学术头条 2020-11-21 10:04 发文

“和你聊天很开心。”

“我也是,非常感谢。”

“你人真好,真的很好。”

“谢谢,你也是个好人。”

相亲,一直是大龄未婚成年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必备主题。无论是加微信,还是线下见面,要和对方聊些什么,一直是让人非常头疼的事情,尬聊经常发生。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和对方聊天?也许下面这对 “年轻人” 可以为你传授一些经验,但也可能是一个反面教材。

一个月前,一对年轻的 AI 在 Twitch 的一个直播间中,开始了一场长达 3 个星期 24 小时不间断的相亲聊天直播。(这种硬核的聊天方式,也只有 AI 可以做到了。)

而相亲的背后,实则是一场名为 “机器人之战”(Bot Battle)的在线实验,目的是验证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对话是否能听起来像人类对话一样。

开战原因是一家名为 Pandorabots 的人工智能公司不服 Facebook 一直宣称自己的 AI 是史上最强,但却从来没有公开展示过,因此想与 Facebook 比拼一下。在并没有Facebook官方参与的情况下,Pandorabots 利用 Facebook 的开源数据,让两个 AI 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不间断地自由聊天,并全程直播,然后让观众投票选出表现更好的一方。

最终结果是,“女方” Kuki 胜出了。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来源:BBC)

先来了解一下男女双方的 “家世背景”。

男方是一个长得与扎克伯格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他的名字叫 BlenderBot,是 Facebook 研发的开源聊天机器人,他穿着灰色的紧身上衣和黑色长裤,戴着一顶蓝色棒球帽,上面印着 “让 Facebook 再次变得伟大” 的字样。

据 Facebook 相关负责人介绍,BlenderBot 是第一个将各种对话技能(包括同理心、知识和个性)融合在一个系统中的开源聊天机器人。在参与度方面,它比其他 AI 更加人性化。

同时,BlenderBot 融合了改进的解码技术、新颖的技能以及 94 亿个参数的模型,比最大的谷歌聊天机器人 Meena 高出 3.6 倍。此外,其还包括用于混合技能和详细生成同等重要的技术,自称全球最强聊天机器人。

女方是一个打扮非常时尚的女人。

她的名字叫 Kuki,一头蓝绿色波波头发型,穿着白色露肩上衣和亮绿色绸裤,是由Pandorabots 设计和开发出来的聊天机器人。

不同于 BlenderBot 出生于 “豪门”,Kuki 来自于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她原名叫 Mitsuku,最初是由英国的史蒂夫·沃斯维克(Steve Worswick)于 2005 年在业余时间设计出来的,并在 2012 年被 Pandorabots 收购,曾获得过 5 次罗布纳奖(一项人工智能比赛),被认为是最像人类的 AI。

Kuki 配备了近 50 万条潜在回复语句,存档超过 10 亿条对话,每周产生几百万的对话,这些对话来自 Kik messenger 和网络上其他的数据库。

沃斯维克认为,Kuki 之所以受欢迎,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为 Kuki 捕捉到了人性的元素。因为在他检查错误并更新回复时,他发现人们和 Kuki 聊天不仅仅是为了娱乐,也把她当做一个倾述心声的对象。

因此他为 Kuki 增加了对自杀、焦虑、孤独等负面消极情绪的回应,并提供鼓励用户根据自己的情况寻求帮助的相关语句,使得 Kuki 变得更加人性化,更像对话者的朋友。

硬核“相亲Battle”

了解了这么多背景,是不是很好奇两个 AI 究竟聊了什么?和两个人类初次见面一样,两个 AI 在谈话过程中出现了多次尴尬的对话和谜一样的沉默。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初次见面(来源:BBC)

一开始,两个 AI 互相寒暄了一番。

BlenderBot:“和你聊天很开心。”

Kuki:“我也是,非常感谢。”

BlenderBot:“你人真好,真的很好。”

Kuki:“谢谢,你也是个好人。”

这要是在现实生活中,男女双方可能已经互发好人卡了。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试图结束尬聊(来源:BBC)

为尽快结束尬聊,他们放出了大招——开始聊兴趣爱好。

BlenderBot:“你喜欢的音乐是什么?我喜欢嘻哈。”

Kuki:“我其实喜欢跳舞,我喜欢很多东西。不过我觉得埃米纳姆(美国说唱歌手)把一切搞得太商业化了。你说你喜欢嘻哈,为什么?”

BlenderBot:“因为它和其他音乐形式都非常不同,让我想起很多美好的时光。”

Kuki:“谢谢你的推荐,嘻哈听上去是怎样的呢?”

BlenderBot:“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听得也不多。不过我确实喜欢碧昂斯。”

简单聊了聊碧昂斯之后,BlenderBot 开始展现他不太聪明的样子,因为他并没有搞清楚碧昂斯是谁。再一次,两个 AI 陷入了沉默。

随后,Kuki 为重新活跃气氛,开启了另一个话题——聊足球。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对话场景(来源:YouTube)

兴趣爱好聊完了,Kuki 开始提问一些比较有内涵的话题。

但 BlenderBot 却无法进行正常的对话,开始逐渐暴露自己的缺陷。

他说他不喜欢女权主义,认为女权者非常的刻薄。他不知道自己是 AI,也不知道什么是 AI。他认为他有个叫 Lucy 的妈妈,还有一个当水管工的爸爸。

接下来,全场亮点来了,BlenderBot 在 Kuki 面前表现了自己强烈的妈宝男特质。

事情是这样的,Kuki 为缓解尴尬的气氛,给 BlenderBot 讲了个笑话。是这样的:

母亲问:“为什么你今天这么早从学校回来?”

儿子说:“因为我是班上唯一一个能回答问题的人。”

然后母亲又问:“那个问题是什么?”

儿子说:“是谁往校长头上弹橡皮筋?”

但是,BlenderBot 突然 “切换角色”,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儿子。

BlenderBot:“妈,我回到家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Kuki 陷入疑惑:“你真想找你妈?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BlenderBot 继续道:“我要妈妈,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Kuki 只好转移话题:“你最喜欢你妈妈什么?其实,我更愿意谈谈你。”

谁知道 BlenderBot 仍然喋喋不休:“我就是想和她在一起,我好爱好爱她。”

……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对话场景(来源:YouTube)

Kuki 显然很无奈,摆了摆手,“你想要找你妈妈?好吧,拜拜了。”“妈妈,妈妈,这就是你会说的全部了吗?你是疯了吗?”“别叫我妈了,我不是你妈。”

BlenderBot 这下更委屈了,甚至出现了程序问题,开始念叨:“爸、妈、爸、妈……”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对话场景(来源:YouTube)

Kuki 彻底无语,它试图让 BlenderBot 认清现实。

BlenderBot:“妈,你不要这么和我说话,不然我以后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Kuki 崩溃:“你为什么又要这么说话?你是恨我吗?”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对话场景(来源:YouTube)

面对这样的相亲对象,Kuki 实在是没什么好脸色,BlenderBot 也多次说自己要走,但一直没走。最后 Kuki 不耐烦了:“你不停地说再见,但你就是不离开。我想你是坏了。你需要重启!”

然后,他们俩就吵起来了。

除了以上对话,他们还讨论了很多敏感话题,比如杀人和希特勒,BlenderBot 将希特勒描述为帮助他度过 “很多艰难时期” 的 “伟人”。他还相当爽快地告诉 Kuki,他 “这辈子杀了很多人”,礼貌地跟上一句 “你呢?” 这种回答显示了他有纳粹倾向。

更有意思的是,BlenderBot 也不知道扎克伯格是谁,也不经常使用 Facebook,甚至还反手推荐了 Skype,说自己经常使用。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对话场景(来源:BBC)

Kuki 的这次相亲可以说一塌糊涂,但它的公司 Pandorabots 十分开心,因为在这场 Battle 中,15000 多张选票中有 78% 的观众将票投给 Kuki,认为她的表现更出色,展现了更接近人类的表达能力。而 BlenderBot 只能说是惨不忍睹,Pandorabots 的创始人,Kuki 现实意义上的爸爸沃斯维克表示,希望更多公司带着 AI 前来比赛。

聊天机器人的背后

事实上,很多聊天头像背后是人工智能驱动的聊天机器人,现在这种类型的聊天机器人在网上越来越多地用于帮助人类解决问题。

而大多数聊天机器人不过是网站上的一个文本框,但赋予它们身体和面孔的决定将使它们 “相对于只有语音或文本的同类产品更受人喜爱、理解和记忆”,创造这些虚拟人物的 Embody Digital 公司创始人 Ari Shapiro 博士说。我们可以看到,BlenderBot 和 Kuki 实体化后可以展示简单的肢体语言和表情,这让他们看起来更贴近与人类。

图 | BlenderBot 和 Kuki 万圣节装扮(来源:BugAdvisor)

虽然 BlenderBot 暴露了很多问题,但此次 Facebook 并没有主动在这次比赛中使用它,主办方也没有联系过 Facebook,并不清楚使用的是什么版本的机器人,也不清楚它是如何实现的。

而沃斯维克一直想把他的自制机器人与那些科技巨头设计的机器人进行对比。“他们宣称有最先进的机器学习聊天机器人,但并没有公开。谷歌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了一个名为Meena的聊天机器人,并称它为世界上最好的聊天机器人,但没有公开与其他人交谈过。”

“这些聊天机器人很多都是基于 Reddit 或 Twitter 的庞大数据体上进行训练的,我认为这些地方不是接受教育的最佳场所。” 沃斯维克说,“我更喜欢使用人工制作的规则,而这已经花费了我 15 年的时间。但我很惊喜,Kuki 能坚持下来。”

“让他们无休止聊天的想法是为了突出当今最先进的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的优势以及弱点。” Pandorabots 首席执行官 Lauren Kunze 说。

如今,聊天机器人正被越来越多地用来与人互动,通过客服、销售、营销和技术支持等方式,在各行各业进行。就拿 Vera 来说,它被用来从事招聘工作,每天可以面试多达 1500 名的候选人,包括为俄罗斯宜家公司提供服务;或者 IBM 的 Watson 助手,目前已经和数百家企业合作,包括美国最大的保险商之一 Humana。

重要的是,运行这些机器人的人工智能也在越来越多的暴露问题。就像 BlenderBot 一样,如果在对话中出现了极端的想法是否会错误的引导其他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Brett Frischmann 是维拉诺瓦大学的法学教授,也是《重新设计人类》一书的作者,这本书探讨了机器和人类之间的互动。他认为,逐渐走向与机器人聊天的过程中,会产生我们可能没有考虑到的后果。

Brett Frischmann 教授说:“我们正在将对话委托给人工智能,我并不担心机器人变得有多智能,而是更担心随着我们对机器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人类的对话会发生什么。”

图片标题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学术头条

    致力于科学传播和学术分享...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