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文
  • 评论
  • 微博
  • 空间
  • 微信

华为小米在造锁,智能场景难解锁?

子弹财经 2022-08-11 10:51 发布于北京 发文

出品 | 子弹财观

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蛋总

若问当代年轻人出门时只会带上的一样物品是什么?答案大多数是:手机。就连家门的钥匙都不需要带了,这是因为在不少城市的年轻人家中,智能门锁正取代传统门锁,成为新式家装的标配。

最近这两年来,随着全屋智能的风潮涌起,智能门锁这个赛道也越来越热闹了。

7月28日,萤石发布北斗星系列人脸锁DL30F、极光系列人脸视频锁Y3000FV等两款新品,新品均支持3D人脸识别开锁;就在此前一天,玥玛也推出了YM-X7智能锁;今年更早些时候,华为、小米、OPPO、TCL、凯迪仕、鹿客等诸多厂商都对外发布了智能门锁新品。

毫无疑问,在智能门锁当前的“战队”中,已出现了专业锁具品牌、互联网品牌和跨界品牌这三大类,为何智能门锁在今年备受厂商们追捧?智能门锁行业当前面临的挑战有哪些?在厂商们“价格战+营销战”的比拼中,智能门锁还能热多久?

1、一把智能门锁的由来

虽说智能门锁在近几年来尤其吸睛,但其发展历程已有30多年。

据「子弹财观」了解,早在1990年前后,得益于改革开放的红利,海外先进产品和技术逐渐在国内流通,中国智能门锁行业便开始了初期探索——那时业内将之称为“电子锁”,主要采用按键式密码键盘、刷卡解锁等形式。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由于彼时我国在这个领域的技术基础尚且薄弱,只能依靠从外国进口或模仿相应的电子锁产品,国内的市场也相当局限。

十年后,也就是2000年,这一年,由韩国(株)IREVO公司投资的北京凯特曼科贸有限公司成立;次年,由韩国iRevo(易保)投资的上海易保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主推盖特曼Gateman智能锁。

这也标志着海外智能门锁品牌正式进入国内市场,犹如鲶鱼效应一般,很快便助推国内智能门锁行业的相关技术和产品得到提升。

2009年,中国五金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日用五金分技术委员会归口的《锁具安全通用技术条件》(GB21556-2008)开始执行。据「子弹财观」了解,这是目前国内锁具行业,智能门锁行业唯一一项强制性标准。

到了2010年,指纹锁迎来液晶屏时代。液晶屏可呈现中文菜单,并显示时间日期等信息。此时,指纹锁的功能特征基本成熟,包含指纹、密码、IC卡、机械钥匙等基础解锁方式。

(图 / 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

2015年,恰逢“双创”浪潮迭起,人们对于创业、创新的热情高涨,出现了“众筹模式”,而中国智能门锁行业的全网众筹金额总和约1218万元,这一年也被称为是中国智能门锁行业的“众筹元年”。

随后,联网智能门锁开始在市场上出现。2018年,360发布智能门锁产品M1,售价为699元,引来不少消费者的关注与尝鲜;紧接着,小米、网易等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智能门锁赛道。

也是这一年,行业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小黑盒事件”——2018年5月,有人用“小黑盒”轻松破解了多个品牌的智能门锁。据「子弹财观」了解,当时的小黑盒事件将智能门锁行业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消费者对智能门锁产品甚至整个行业产生了质疑。

此后,智能门锁行业人士开始深刻反省,大批厂商开始对产品质量进行更严格地把控,安全意识也被唤醒。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苦耕安全技术的智能门锁行业才逐步走出“寒冬”。

2、渗透率不足10%

“其实,涉足智能门锁业务的企业还会继续增加,因为像传统门锁、防盗门之类的厂商,他们转型的速度相对会慢一些。”智能门锁行业的资深人士柳韦向「子弹财观」表示。

华为、小米等企业之所以集体杀入智能门锁赛道,跟后者的准入门槛有关。多位业内人士向「子弹财观」坦言,智能门锁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因为如今行业的产业链已十分成熟。

新入局者可以把智能门锁的研发、设计、生产等环节通过外包的方式交由第三方工厂来完成。“它跟智能开关等智能品类不同,后者一般只能找规模较大的上游供应链代工,但前者的代工厂却没有规模的限制,容易被找到。”CSHIA Research资深研究员朱亮对「子弹财观」说道。

当然,吸引大量玩家涌入智能门锁领域的原因不止入场门槛不高,也包括其市场渗透率较低。

据「子弹财观」了解,目前欧美、日韩等国家智能门锁市场渗透率均在40%以上,相比之下,国内的这一数值尚不足10%。

如此低的渗透率,意味着智能门锁依旧拥有巨大的增量市场。

洛图科技资深分析师翟丽媛也向「子弹财观」提到,健忘症人群、新房或老房装修人群、从众随大流人群、消费升级人群、独居人群、家有老人/小孩人群、上门服务类人群等对智能门锁具有比较强烈的需求。

除了智能门锁市场渗透率不高,诸多玩家进场还因为其产品“好卖”。根据洛图科技数据,2020年、2021年、2022年上半年中国智能门锁线上市场销量分别为288万套、373.6万套和191.2万套;同比增长分别为42%、29.7%和27.2%。

这种销量增速也意味着国内智能门锁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期,其销量将持续上涨。

对此,鹿客品牌总监宁佐瑭也向「子弹财观」表示:“一些快消品会在某一时期突然爆发,而后又快速回落,出现一个波峰,但智能门锁是智能家居里面少有的几个比较稳定的品类,不会出现大的波动,每年会持续稳定地增长。”

显然,这样的品类容易受到大厂青睐。毕竟,对于一些大品牌来说,他们更倾向布局未来3到5年的长线机会。

而智能门锁产品之所以好卖,一方面与大众对其认知度较高有关,另一方面也与诸多消费者对智能门锁的接受度较高有关。

长期从事智能家居行业的谢凯向「子弹财观」表示,无论是出入商用办公、高档住宅等场所,还是走进身边的部分亲友住宅,多数消费者对智能门锁这个品类都不陌生,因此消费者对智能门锁的接受度也较高。

“因为智能门锁是消费者们看得到、摸得着的产品,且确实能提升他们居家、进出时的使用体验。”谢凯说。

所以,对于很多厂商来说,他们更容易对外销售智能门锁这类认知度和接受度均较高的产品。

此外,多路玩家入场的重要原因是智能门锁产品的利润空间大。精准研究院2018年发布报告显示,以一款2000元售价的智能门锁为例,其成本大约仅为1000元,其中有一半来自于五金件。该报告还提到,智能门锁的成本仍然存在30%-50%的下降空间。

不仅如此,精装智能锁标配占比在近几年来不断走高,也是吸引众多玩家涌入的原因之一。

据「子弹财观」了解,地产精装智能锁标配占比越来越高。因为带有智能功能的精装房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流行趋势,打造更安全、舒适、便捷、智能化、高品质的住房环境将成为房地产开发商的共识。而作为入门级的智能安防产品,智能门锁在精装修领域的部品配置率自然将持续走高。

事实上,于一些玩家而言,进军智能门锁赛道也有利于他们实现全屋智能的普及。

“门锁是家庭的刚需产品,而智能门锁作为传统门锁的升级版,在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后,消费者会慢慢主动或被厂商们安利再去购买其他智能家居产品。这对于很多全屋智能玩家来说,就可以把智能门锁当做入门级、很容易学习的智能家居单品,以此来影响用户对全屋智能的看法,进而实现全屋智能的普及。”谢凯分析道。

而进入2022年,除了入局者不断,智能门锁行业官宣新品的玩家也愈来愈多。

翟丽媛表示,随着智能门锁行业参与者的增多,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新品成为智能门锁玩家们重要的竞争手段。“他们可以凭借新品抢占消费者认知和市场份额。”她说。

3、诸多难题待破解

诚然,智能门锁行业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潜力赛道,但行业面临的挑战并不容小觑。

如何进一步提升智能门锁市场渗透率,是当前所有厂商面临的集体难题。

由于门锁属于耐用消费品,换新周期较长,其使用寿命一般可达十年甚至更久,所以国内智能门锁的市场渗透率一直较难提高。

谢凯表示,手机之所以更新换代快,是因为它经常会被外人所看见。即使已有产品还能正常使用,但消费者往往出于炫耀、尝新等心理会更愿意换新。“比如你现在拿一个iPhone4出现在外人面前,可能手机还能用,但别人可能会向你投来异样的眼光,觉得你可能是经济上不富裕或是怎么着。”他说。

但门锁却很少会被外人所看见。“一般没有特别的事,很少人会经常去别人家串门,门锁被看见并讨论的概率极低。”谢凯称。

不同于手机、电脑等,消费者对于门锁的态度往往是“好用、稳定”就行。“门锁只要好用,不出什么问题就行,但大家对手机的要求不仅仅只是拍照不出问题,而是要拍得更好看、系统更流畅、实用性能更强等。”谢凯分析。

宁佐瑭也提到,消费者一般只会在以下三种情况下换锁:一是新房装修时考虑换智能门锁;二是当家人经常丢钥匙时,会因安全性而考虑买智能门锁;三是当家里有健忘症的老人或小孩等,为了便捷性而考虑买智能门锁。

“鹿客调研发现,以前消费者更看重智能门锁的便捷性,如今他们还更关注智能门锁的品质。用户对智能门锁故障的忍耐性极低,几乎为0。像你家里的冰箱或液化气灶坏了,你可以今天不用,但门锁坏了,可能5分钟都不行。”宁佐瑭说道。

为此,鹿客专门成立了质量管控部门,负责全面监控和保障产品的质量,所有产品在上市前都会经过防潮、高温、耐腐蚀、暴力破解等多种测试;同时,鹿客逐年加大对智能门锁产品的研发投入,还在重庆自建了一个占地200亩的智能门锁产业园。

在宁佐瑭看来,做智能门锁的第一步就是要把产品品质和交互功能做好,用户口碑不断攀升,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精益求精,就会吸引更多增量用户购买智能门锁。

如今,在这个备受追捧的市场上,“如何打造差异化产品”也是各厂商必须思考的问题。

作为功能性产品,智能门锁从形态到性能都十分缺乏被消费者直观感受到的更新,这与大多厂商的技术算法掌握在他人手里有关。

据谢凯透露,智能门锁厂商普遍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其指纹、人脸识别等解锁功能都有相应的供应商提供方案。“大家都能找到对应的供应商,就看谁能把供应商给到的方案整合及优化得更好。”他说。

当然,智能门锁的同质化也与代工有关。宁佐瑭坦言,目前市面上的大部分智能门锁厂商采用的是代工模式。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是,通过在短时间内迅速推出更多的SKU,来实现线下快速铺货和分销的目的。

而代工带来的直接结果是,智能门锁厂商的产品创新能力变弱。“因为真正去做智能门锁产品的人大多不是设计师,而是一些比如原来做渠道的,他们在市面上看到一款产品,觉得卖得不错,就反馈给工厂赶紧给做出来售卖,以抢占市场份额。”宁佐瑭说。

除了要打造差异化产品外,厂商们还需要攻克“如何把控好产品质量”的挑战。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子弹财观」在消费者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关键词“智能锁”,直接弹出了近2000条投诉信息,而网友们的投诉主要为产品质量差、售后服务差以及虚假宣传等,且遭控诉的对象不乏德施曼、云米等知名企业。

“回首过去20年,你会发现各个智能门锁品牌出现的故障问题差不多,几乎都出在锁体联动轴、锁舌开关等机械技术上,因为它们本质上并没有怎么改变。”谢凯说。

相比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智能门锁行业的高精尖人才更为稀缺。虽说一些大厂已入局,但其投入的公司资源并不多。如果大厂内部不调配资源来重视这个赛道,以及高精尖人才不进入,技术瓶颈依然难被突破。

此外,用户对智能门锁安全性的顾虑也是厂商们要解决的一大难题。据翟丽媛介绍,通过利用管理App的漏洞而对智能门锁进行攻击、通过入侵智能门锁网关而实施攻击等现象时有发生,这个需要厂商在设计产品时就做好防攻击技术,真正确保门锁的安全性。

在技术端解决了上述难题后,智能门锁行业在售后服务环节上,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厂商们都希望自己的产品能销往全国各地,可这样一来就需要企业在全国各地都提供相应的安装服务,为此要付出高昂的人力成本。

“这个服务量是非常庞大的,而且有些地区的智能门锁购买者极少,如果让自家员工上门为他们提供安装服务,赚取的安装服务费根本无法覆盖住员工工资及其交通费用等成本。”谢凯说。

而如果厂商通过由第三方服务平台下派安装人员来服务全国用户,虽说企业承担的成本相对不高,但用户口碑却难以保证。

“在很多用户眼里,这些第三方安装服务人员就是厂商员工,代表的就是品牌方,所以其安装技术以及服务态度等将直接影响到用户对品牌方的口碑评价。”谢凯称。

所以,如何平衡好成本与口碑之间的关系则显得尤为重要。

对此,鹿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对所有鹿客体系的安装服务人员进行相关培训,后者通过考核后方能上门服务用户。同时,鹿客会安排公司客服人员对用户进行电话回访。“如果用户不满意,可以直接向他们投诉或拨打我们400电话。”宁佐瑭说。

4、结语

大众认知度高、产业链极成熟、产品相对好卖等特点,吸引着各路玩家纷纷入局智能门锁赛道。

但智能门锁当前存在的市场渗透率低、产品同质化严重以及产品质量难把控等诸多问题,意味着入场者要想在激烈的行业厮杀中突围,则必须对上述问题给予足够多的重视并逐一击破,否则将难以获得长足发展。

智能门锁行业虽风头正盛,但留给后来者的窗口期显然越来越短了。

*文中谢凯为化名。文中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

声明:本文为OFweek维科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维科号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举报。
2
评论

评论

    相关阅读

    暂无数据

    子弹财经

    以子弹般的穿透力、专业性与深度性...

    举报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 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 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手机/邮箱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