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电价倒推电力企业重组 债务债权成棘手问题

Hsiao Chen2017-08-01 10:20

在发改委力推输配电价改革的同时,电力行业兼并重组传言再次走热。国资委曾表态,对央企规模与数量,可进行合理化缩减,而电力行业一直被业界认为有望出现格局调整。甚至业内传闻,未来五大发电集团可能变为三家。

记者从一家大型电力企业内部了解到:“目前关于重组的工作还没有传达,也没有在内部推进。”

该人士表示,重组应该已经是大势所趋。由于竞争上网电价越来越低,煤炭价格却越走越高,“电力企业压力非常大。”

而业内也流传着多种重组方案。

但是发改委价格司人士,对未来电力企业格局变化及竞争上网电价改革的影响,未给予表示。“还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重组实现效益最大化

2017年7月26日,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对外表示,全国的所有的省份都已经实行了输配电改革。改革包括电力直接交易、发电权交易、跨省送电交易等方式。发电方和用电方直接进行交易。

“现在上网电价交易的价格越来越低。”辽宁一家发电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上半年的交易价格甚至低于我们的成本。”

而未来电力企业重组,是否会出现电力企业上网竞价的主体减少,或者价格协同现象。发改委价格司人士向记者表示,很难预测重组对电力体制改革的影响。

今年两会期间,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对外表示,2017年“要深入推动中央企业的重组”。此后先后传出华能、神华、国家电投、大唐以及国电集团等若干组合方案。

而不久前,国家电投董事长王炳华也对外表示,国家电投的重组正在推进之中。

6月4日晚,中国神华、国电电力分别发布停牌公告,其控股股东拟筹划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项,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尚需获得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央企重组的信号。

而6月2日国资委召开的国企改革吹风会上,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透露,下一步,将沿三大路径加快深度调整重组步伐,稳妥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中央企业重组,争取年内(央企户数)调整到百家以内。

对于重组煤电企业的原因,肖亚庆也在年初就告知。肖亚庆具体解释:“从中央企业层面看发展历程,有的一个企业有几十个专业,有的一个专业又有很多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所以,围绕凝聚力量、结构调整,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方面,不重组肯定是不行的。”

此前,煤电企业重组寥寥。彼时,煤炭价格处于低点,火电竞争上网电价也处于低位,央企效益考核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资料显示,2015年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效益同比下降6.1%,央企利润大幅下滑趋势得到有效遏制,全年实现增加值同比增长2%,上缴国家财政收入同比增长4.7%,106家央企99家实现盈利。

当时一位电力央企人士向记者表示,煤炭企业效益不好时,发电企业会尽量选择在煤炭央企中购买煤炭,帮助煤炭央企走出困境。

2015年,神华是煤炭企业中少有的没有亏损的企业。排在神华之后的中煤集团,直接报亏损。

2016年,发改委透露,神华集团、中煤集团与华电集团、国家电投集团在京签订了电煤中长期合同。双方锁定资源数量,商定了基础价格,基础价格之上的价格波动由双方合理分担。

数据显示,2016年,央企实现利润总额1.2万亿元,同比增长0.5%,增幅扩大9.5个百分点,102家中央企业中盈利企业达到96家,扭转了收入利润双下降的局面,实现了效益恢复性增长目标。

截至2016年底,五大电力按总装机量排名,华能以16554万千瓦位居第一;华电集团以14281万千瓦位居第二;国电以14248万千瓦位居第三;大唐以13090万千瓦位居第四;国家电投第五,为11663万千瓦。若从资产方面来看,五大电力央企旗下共29家上市公司,资产总额超4万亿,若加上“四小”,资产总额更将超过5万亿元。

债务、债权掣肘

在早前传闻神华和国电的重组之外,“现在传闻,国华电力也许会被拆分出来。”

该人士表示:“也许是和大唐有重组的机会。”

但是传闻都未经证实。不久前,大唐内部人士曾对外表态,未接到重组的通知。

另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重组合并的大方向和原则或已确定。”

“但是,关于人事问题、项目重合问题以及很多复杂的问题,还没有形成结论,所以难以公开化,管理层还需要再协调一段时间。”该人士补充道。

但是对于这一说法,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关于国华电力的拆分,在一年前就有传闻,但是,在消息正式公布之前,都还没有确信的说法。”

按照前述2016年神华与其他央企合作而言,国资委更倾向于神华与上游企业的合作。

中国的煤炭市场经历过多次的大起大落,对上下游行业企业都造成了损害。神华可以通过合并重组,建立更加安全的生态链。

对于任何一个兼并重组而言,“债务、债权问题,是非常棘手的问题。这也涉及到企业和职工的利益。”李锦表示。

市场格局将变?

五大发电集团重组,如果最后减少央企数量,变为三家。市场格局会有哪些变化?

一家央企二级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其实在成立五大发电集团之初,是为了促进市场的竞争。”

1997年开始,不断深入的改革,撤销电力部、成立了电监会、对国电系统拆分重组之后,形成了五大发电集团和两家电网公司。

在同一时期,石油系统形成三大巨头,通信系统形成联通和电信等多足鼎立的局面,一切都围绕着防止垄断、充分市场化竞争的问题展开。

“合并重组,是此一时、彼一时。”李锦表示,“目前重组主要还是从产业的结构调整和布局考虑的,不是从市场化经营考虑的。”

“一方面要重组,另一方面要防止垄断,因为市场化经营、参与市场竞争这是不能改变的。”李锦补充,“重组是趋势,垄断形成也是有可能。”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近期对国有企业进行了密集调研。肖亚庆在调研华能集团时就提出:“要不断优化产业机构和布局,积极推进‘供给侧’改革和电力体制改革。增强国际竞争力。提升中央企业协同创新能力,做强做优主业。”

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曾表示,央企重组不是搞行政的拉郎配,也不是搞简单的归大堆,更不是搞新的垄断,也不会出现一哄而起、大规模的重组潮

本文为OFweek公众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0条评论

评论

    Hsiao Chen

    相关公众号
    • 能行乐
      科技无国界,分享也是非常快乐。

    投诉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