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市场入侵“野蛮人”:广电系六家公司组合资公司

天堂的苦涩2017-08-02 09:55

宽带市场入侵“野蛮人”:广电系六家公司组合资公司

歌华有线近日发布公告称,与中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有线”)、重庆有线、东方有线、云广互联、山东广电共同签署了《宽带业务运营公司发起人协议》,公司拟出资2250万元与上述五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全国性宽带综合业务运营公司,持有该公司11.25%的股权比例,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

一直以来,国内宽带业务均由三大电信运营商把持,并且在近几年来,固网宽带业务的每月平均价格一直处于趋缓下降的状态。此外,随着中国移动(微博)在固网宽带方面的迅猛发展,倒逼三大运营商在光纤等设备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这也使宽带业务愈发成为社会基础设施。

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无论是移动宽带还是固网宽带,毛利率正逐渐下降,最终将和语音业务一样,沦为‘白菜价’。”

在此情况下,广电系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歌华有线等企业依然热衷于发展宽带业务令人产生了疑问。业内人士认为,广电系企业此举,一方面能够弥补传统有线电视相对较少的收入,另一方面能够与自身庞大的内容库结合形成竞争优势。但是由于互联网核心出口资源缺乏等原因,这条新入“鲶鱼”或很难在宽带市场掀起波澜。

内容弥补出口不足

据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的内部人士介绍,运营商开展宽带业务需要具备两大基础硬件设施,一是与其他国家相连接的互联网国际出口,二是在国内或者目标区域需要建设有成系统的宽带网络。

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微博)和中国电信(微博)均拥有上述两大核心资源,其余如民营宽带运营商鹏博士,并不直接拥有这种资源,开展宽带业务时多与中国电信为首的运营商进行租赁合作;而广电系旗下企业,也并不具有最核心的互联网出口资源,但可以租用,另外基于长期以来铺设的有线电视电缆以及大量用户家中的电视机顶盒,广电系企业实际上可以将上述资源用作宽带网络。

“广电系企业和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宽带业务主要有以下区别,电信运营商的宽带网络目前开始采用光纤,广电系的网络则多为电缆,不过从理论上看,这不会影响两者的带宽,在传输速度上,电缆目前也可以满足一般家庭用户的需求。”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双方最大的区别应该是体现在宽带业务的开展方式上。

7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中国移动学清路营业厅,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四款捆绑套餐可供选择,如每月58元的30兆宽带,此外还送100元话费;每月90元的50兆宽带,赠送300元话费和互联网电视机顶盒。此外,记者在当天下午拨打歌华有线客服电话了解到,可以通过预存收视费的方式,免费获赠宽带,带宽从8兆到100兆之间不等。

“当下,打包销售是宽带运营商的主流,而广电系则利用家庭用户接入有线电视时进行宽带业务推广,他们与传统宽带接入线路、技术、原理不同,口碑也褒贬各异。”电信分析师付亮(微博)告诉记者,“广电系宽带最大的优势应该是接入用户家时,无需额外打眼钻洞,利用有线接口即可,这为用户带来了一定的便利,同时,借由自身庞大的内容库,可以将借此与宽带业务进行有机结合。”

广电与电信的“管道工”

根据歌华有线发布的公告,广电宽带公司的业务主要包括五方面:全国性广电互联网运营,实施全网流量的实时调度与优化,大幅降低出口流量户均成本流量的实时调度与优化;向各省网络公司和各驻地网运营企业提供互联网出口优化调度,大幅降低出口流量户均成本;广电内网资源及互联网内容资源聚合与IDC和CDN运营,运营全国性的互联网内容资源汇聚与分发平台,聚合互联网内容资源,开展网页、流媒体及应用等加速业务,向各省网络公司和各驻地网运营企业提供宽带IDC与CDN业务;广电宽带网络优化技术支持为各省网宽带业务运营以及骨干与接入网络优化提供技术咨询和支持服务;广电互联网业务开发和运营;其他衍生业务。

付亮表示,该公司的定位应该是广电行业内全国性宽带综合业务运营,为全国广电网络运营商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和服务,比如全调度全网流量、数据中心等宽带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等。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我国宽带市场三大电信运营商及部分民营宽带运营商纷纷发力宽带业务,市场的饱和、“提速降费”的推进,宽带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残酷。

数据显示,中国电信单位带宽每月平均价格由2014年的4.9元/Mbps下降至2016年的0.91元/Mbps,2015年、2016年固网宽带单位带宽价格分别下降59%和55%;中国联通去年固定宽带资费较2015年年底的降幅超过67%。业内人士认为,这一单价在未来还将继续下降,随着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大量铺设网络、光纤改造升级、落实“提速降费”政策,该业务的毛利率将进一步下滑。此外,有媒体披露数据显示,全国总宽带用户中,数十家广电公司宽带用户占比只有8.5%,如果以收入统计,这一比例将更低。在这个利润低、市场格局一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广电系的宽带业务若定位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相同,前景势必凶多吉少。

记者就此问题在7月25日向歌华有线进行询问,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做回复。

“广电系企业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做‘管道工’的出发点是不同的。”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三大电信运营商自诞生之日起便充当着信息数据传输的“管道工”角色,近年来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于是向OTT业务、IPTV领域发力;而广电系则是由于传统的有线电视正不断遭到IPTV、OTT TV等新兴业务形态的挤压,利用现有基础网络设施开展宽带业务,一方面可以作为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还能催生出越来越多的新的经济模式,比如O2O等,宽带市场还有巨大的市场机遇和创新可能。

三大运营商地位或难撼动

2016年,中国广电从工信部获得全国性固网宽带牌照,加上之前的7张跨地区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被冠以“第四大基础电信运营商”的称呼。现在,其子公司中国有线和五家省级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抱团进军宽带市场,那么新玩家的进入能否激起宽带市场的鲶鱼效应?

据三大电信运营商在上周公布的最新运营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固定宽带用户总数分别为1.28亿、9304万、7692万。尽管三大电信运营商用户量增速放缓,但基础体量依旧庞大,其宽带用户数总体占比达到了85%以上规模。可以看得出,目前三大电信运营商上演三国逐鹿宽带市场的大戏已经形成。

三大电信运营商之外,在剩余的不到15%的市场中,以鹏博士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和广电系为代表的地方企业在夹缝中生存。截至目前,工信部已向198家企业发放宽带接入网试点批文,民营宽带运营商仅鹏博士一家的宽带用户数就突破1400万。据悉,鹏博士以北京电信通起家,后站稳脚跟后挥师全国,目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号称用户规模达到1400万,约占全国宽带总规模的4%。

此外,根据研究机构格兰研究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广电系宽带用户总数为2875.6万,相比之下,体量并不占优。

付亮认为,广电宽带公司这条“鲶鱼”要想搅动宽带市场、改变格局的可能性不大,也非其主要目的。

付亮表示,无论是广电宽带公司还是省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在没有真正实现“全国一张网、互联互通、集团化作战”之前,对于宽带市场所能发挥出来的影响力与其他民营宽带运营商并无二致,不能改变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地位,而只能给局部地区的宽带市场带来一些变化,为当地宽带用户提供一些宽带业务。

“中国广电在去年4月拿到固网宽带牌照之前,各个地方广电之间可以说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合力。”付亮说,“发展基础电信业务的黄金时期早已过去,广电系的入局更多的是基于改造升级新一代广电网络的需求,即提供内容,并将用户使用时间尽量留在广电内网,抢占更多的用户时间,这既是对三大电信运营商发力IPTV和内容的一场阻击战,也是抢占客厅经济的突破点之一。”

本文为OFweek公众号作者发布,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0条评论

评论
    相关公众号
    • 未来之光
      看尽光通讯前沿,指点光技术未来。
    • 互联网企业服务
      专注于互联网企业服务。
    • 光行天下
      实时发布承载网、光纤通信、光器件、运营商等最新资讯、技术方案
    • 光通讯知识
      光通讯芯片,器件与模块,测试测量,激光器,激光组件与材料
    • 壹束光
      这里为您提供光通信的知识介绍、优秀产品、热点资讯、行业解读等。

    投诉文章问题

    ×
    • 营销广告
    • 重复、旧闻
    • 格式问题
    • 低俗
    • 标题夸张
    • 与事实不符
    • 疑似抄袭
    • 我有话要说
    确定取消

    举报评论问题

    ×
    • 淫秽色情
    • 营销广告
    • 恶意攻击谩骂
    • 我要吐槽
    确定取消

    用户登录×

    请输入用户名

    请输入密码